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嗷嗷你终于搞定了!期待期待搓手!

兔子窝:

【预售】楼诚中心同人本《明家旧事》&《巴黎风雨》

刊物信息:

刊名:《明家旧事》&《巴黎风雨》(上下册)

作者:兔子窝

类别:小说本

CP:明楼×明诚

分级:PG级

尺寸:130mm×186mm

字数:《明家旧事》9万 《巴黎风雨》9万+

页数:《明家旧事》210↑↓ 《巴黎风雨》220↑↓

纸张:80g欧维斯

价格:60元

赠品:书签×2,明信片×2

 

Staff信息:

封设: @南瓜 

校对:weibo 小黑阿花

排版: @病娇花花娘 

明信片画手: @歲月之聲 ; @Flying 

主催:岁总 @【季节替而岁岁安】 

 @76号墨镜厂工作室 出品

 

【预售时间:9月18日20:00 ——10月9日24:00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8705292919

 

↑【请大家认准这个预售链接,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本子内容请参考:【兔子窝 目录

列出的文章都收录,修字句,不会大修。

图1+2:本子效果图

图3:书签+明信片

背景是我家楼下的毛团,吃了我不少猫粮罐头,拉他出来给我撑撑场子ww

图4:毛团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18 现代 医生AU

18多思无益

“姐,您会撵我走吗?”明台没由来地问道。

明镜一怔,反问:“这又是哪儿来的话?”

“我做了一个梦。”明台答道。

他停顿了一下,话只避重就轻:“梦里您一直让我快走,让我好伤心,醒来喉咙都哑了。”

明镜被他的憨态逗得一笑,用指节敲了敲他的鼻子,道:

“说不定是你白天胡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从小时候就这样,白天乱看写唬人的书,天一黑就一惊一乍的。”

“哪里只是小时候。”一旁的阿香笑着插嘴道,“大小姐是有所不知,去年小少爷放寒假,一整天蹲在客厅看恐怖片,声音还放得老大,吓得我都不敢从厨房出来,结果到了半夜他却也不回房间,阿诚哥来来回回催了好几次他才拖拖拉...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17 现代 医生AU

都是胡说八道的,读书少也不是医科生,专业大神请轻拍!QAQ



17驴肝也是好心肺

通向内科的走廊像一只又细又长的桶子,往日便觉得路远,此时更觉得像是走不到尽头一般。

明诚走得前面,快步流星,这条路他走了不知道多少次——会诊、送病人检查,原是再熟悉不过的一条通道,可如今他却突然有些恍惚了,他这是要去哪儿,该往哪儿走呢?

他一时出神,被疾步跟在后面的明台一脚踩掉了皮鞋后跟。

“哎你怎么不看点路啊。”小少爷倒是先出声抱怨道。

明诚低头提鞋不理他。

明台有些焦虑地转着圈踱了两个来回,又开口问道:“大姐到底有什么事儿了?”

明诚站起身,道:“我现在还说不好。”

“你能说多少就说多...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16 现代 医生AU

16英雄气怂


大概每个男孩子小时候都曾有过一个惩恶扬善的英雄梦。

至少明台小时候是这样的。

帅气的英雄穿着金光闪闪的铠甲打败大反派,横刀纵马,快意恩仇。

总之不会是现在这个状况。

赤膊,沙滩裤,皮拖鞋。

他的视线无处安放似的在于曼丽宿舍的地面上四处乱窜,措不及防迎面撞见于曼丽的目光,一时居然有些慌乱,手足无措地去用手去挡住裸露的胸膛。

于曼丽翻了个白眼,视线一转,继续埋头收拾地面。

明台干巴巴地咳了两声。

“那个……”他生硬地开口道。

于曼丽又抬起头看着他。

明台搓了搓鼻子,手指朝于曼丽受伤的那只手指了指。

“曼丽,你的手要不要紧啊,要不我给你看看?”...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15 现代 医生AU

15路见不平一声吼


“于曼丽?”

说话的却不是明台。

一个男声先他一步,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响起让人觉得冷森森的不舒服。明台循着声音看去,发现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瘦高的个子,身上是一件深棕色的夹克,牛仔裤懒散地卡在腰胯上,鞋带似乎也是懒得系紧一副随脱随穿的宽敞,他的颧骨很高,再加上一副丹凤眼,总感觉一副奸佞的长相,很难让人觉得喜欢。

这谁?

明台下意识地去看于曼丽的脸,却发现了一副与自己相似的迷茫。

“怎么?不认识了?”丹凤眼似乎也看出了于曼丽的困惑,扯了扯嘴角露出无辜有遗憾的神情又向前走得更近些。

“咱们可是有日子没见了。”他说着,手在身侧比划着,“上次我见你你...

不想说啥,就是想显摆一下。
颜色好看,工艺好看,纸张好看,侧面还有两颗红色的骰子看上去怪有食欲的,未发表的小故事也可口!
还有!那么多糖我一下子都吃了!黄皮的好吃!
棒棒的我!
@简装书走肾版 

没坑就是有点忙。

一个终结

闲人:

从来没有经受如此剧烈的自我否定,留在原地只有死,只能匆忙上路。


临行环顾这几年,我的生命家徒四壁,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无非也就这点文字,不少坑洼,支零破碎,删起来也麻烦,再加上我从不否定过去,就丢在这里吧。


想起大学最后一年,我和老黄在校园里瞎折腾,拍不出作品。那时候他跟抑郁症斗争,我散漫无知又矫情无力,安稳生活局限了我们的感知,但是也护卫了我们。后来他先跑掉,我还在原地,耗在各种各样的情感里打转,仿佛这就是人生的意义。


昨天夜里我跟他打电话哭,他正在内蒙拍片子。他讲,你也该走了。


2015年底我写过一篇还可以的故事,里面有一句“过去的世界...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14 医生AU

14答非所问,问非所答(下)


商铺透明的玻璃墙内,明台用咖啡勺将咖啡上的拉花搅得一团糟。

“心情不好?”程锦云问道。

“没有。”明台毫不迟疑地回答。

“就是有些困了。”似乎是也意识到自己的回答不太礼貌,他又补充了一句。

程锦云见他不想多说,也便不再多问,索性换了一个话题,道:“我们最近开始准备毕业答辩了。”

明台机械地喝了一口咖啡,似乎是对味道有些失望,他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又听见程锦云话刚开了个头就不再往下说,便赶忙放下杯子问道:

“怎么了?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程锦云眨了眨眼睛,突然面露难色,她指了指着面前的牛奶,开口带着点商量的口吻,道:“有问题。我刚想起来,晚上约...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13 医生AU

13答非所问,问非所答


示教室的白炽灯发出又细又密的噪音,倾诉般的,又像是耳鸣。

明台用镊子夹着药棉仔细擦拭过于曼丽手上干涸的血迹,血迹的中心,是一条已被缝合的伤口,像是一只微阖的眼。一只细小的月牙形的银针躺在他的手旁,和持针器挨得很近,旁边是局部麻醉用的小型注射器,一只打开的清创缝合包摊在桌子的正中间,一下子将战线拉出去好远。

于曼丽坐在他对面一动不动地出着神,茫然又专注,连针落在她的皮肉上都不曾影响她分毫,不知是不是光线的缘故,她的脸上似乎恢复了一丝血色,这让她看上去多了一些暖意,但却并没有让她显得更有生气,她的眼睛毫无焦点的透过示教室雪白的墙面看向远方,像...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