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0 现代 医生AU

这一集我站老郭。


20.世界是乱打扑克牌的人

明台眼看着自己的手腕上被缠上了一圈又一圈的塑料胶带,按照“丹凤眼”的要求——王天风要用胶带将明台的手捆好,然后明台自己走过去,他会带着明台退出一定距离,再由王天风将被捆住的于曼丽带回去。如此完成交换。

明台轻哼一声。

“他要是知道我的手表就能抵得上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赔偿,就不会如此对待我了。”他小声嘀咕道。

王天风撩起眼皮扫了他一眼,手上的胶带又多缠了一圈。

“警察已经到了,你要找到机会和他保持距离。”他低声说。

“王老师,知道你做事严谨,也不用体现在这个时候啊,缠这么多胶带,别说是我了,捆头熊也够用了。”明台大声说道。

王天风笑笑,道:“那你也得能使出熊那么大的力气才行。”

“你们磨蹭什么呢?都他妈想不想好了?”“丹凤眼”有些焦躁。

“都准备好了!”王天风盯着明台的眼睛高声说道。

明台吐了一口气,他转过身举了举自己被缠起来的双手示意自己已经照做无误。

“你过来。”“丹凤眼”命令道。

明台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向“丹凤眼”走去。


外科住院大楼里,明镜放下平板电脑伸手捏了捏太阳穴,一旁的阿香立刻将一只柔软的垫子塞在她身后供她靠着。

“我今天下午不知怎么了,眼皮总是跳个不停。”明镜又接过阿香递给她的水喝了一小口抱怨道。

阿香道:“您呀,就是一直也没休息好,您看这医院里哪一个不都是老老实实的躺下养病,再看您这一天下来,不是接电话就是看邮件的,要是小少爷问起来,我可不替您瞒着了。”

明镜用手指了指阿香,也笑道:“你这丫头。我这也是打了针觉得好些了,整天在躺着骨头都要酥了的呀。”她说着坐起身朝门的方向张望了一下,又问道:“阿诚呢?”

“阿诚哥说去给您买点清粥小菜,刚出去了。”阿香回答。

明镜一听吃饭的事儿,刚平复的胃肠又不舒服了起来,于是抬起手半掩着口鼻,平复了一会儿,又道:“等他回来,让她送你回家去,你也跟着我忙一天了。”

“我才不回去呢,阿诚哥他们心再细也总归都是男人,总是有不周到的地方,我呀,今天在这守着您,明天和您一同回去。一会儿您要是闷了,我还可以陪您打会儿牌。”阿香说着走到窗口。

窗帘“唰”地一声,将夜幕隔在了外面。


明台扫了一眼楼下的人群,过高的距离让他有些眼晕,但很快来自天台的冷风就又让他清醒了一些。

他现在站在天台的边缘。

他现在和于曼丽只有一步之遥。

说不定他伸出手就能碰到她,如果不是他的手被束缚住的话,他心想。

“站在那里,别动。”“丹凤眼”命令道。

明台举手照做。

“丹凤眼”弓下腰,眼睛仍然警惕地看着明台,伸手划断了捆住于曼丽细细脚踝的胶带。

明台及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你不要过来。”“丹凤眼”又挥舞着小刀对着王天风比划着。

“让她自己过去。”他说着伸出那只空着的手去扯一直因为被捆绑而跪坐在地上的于曼丽。

“你到我这边来。”他同时又用刀指挥着明台。

但他并没有看向明台。

“动作快点。”他扯着于曼丽的一只胳膊催促道。

于曼丽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有些麻木地下肢让她几乎难以平衡。。

“丹凤眼”一直以来的焦虑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

“我让你快点!”他叫骂着伸手摇了一下于曼丽的肩膀。

只见于曼丽闷哼一声,整个人向后仰去。

操你。

明台骂了一句,一把挣脱被王天风做了手脚的桎梏,飞身去抓于曼丽。

世界好像突然安静了。

连风好像都被按了慢动作。

一步的距离真远啊,他在那一瞬间心想。

他的手指在空气中抓了一下,抓到了于曼丽的一截袖子,他再一探身,终于将于曼丽的手腕抓在手中。

楼下的人群中响起一片惊呼。

此时他一只手抓着于曼丽,半个身体悬空,只靠两条腿勾住天台防护栏的钢筋上。

“丹凤眼”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大骂道:“他娘的敢骗老子。”他说完挥舞着小刀朝明台刺来,被王天风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灭火器一下砸了个趔趄,就在他眼冒金星的这几秒钟内,警察一拥而上。

天空中开始零星地滴落几滴小雨。

于曼丽仰着脸看着他,不知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曼丽。”他艰难地开口道,“别怕。我拉你上来。”

于曼丽摇了摇头。

“你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上去了。”他说道,他感到有人在拉他的腿。

“你坚持一下,别怕,曼丽。”他重复道。

雨水落在他们的手上,让明台手心发滑,只能更加重力气,却仍然没能阻止于曼丽的手从他的手心中滑出。

“曼丽,之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

于曼丽嘴上的胶带动了动,似乎是笑了。

“曼丽,曼丽。”他叠声叫道,泪几乎让他的眼睛看不清于曼丽的表情,他觉得他的心好像要从他的口中逃离一般。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制服的人系着作业绳从他一旁跳了下来,抱住了于曼丽。

明台松了口气,一颗眼泪从眼眶中就这样直直地跌了下去。


明诚眼见着旧外科多层的天台上那挂在外面的半截身子被慢慢地拉了回去,终于低下头飞快地抹了一把脸。

他甚至有些懊恼,怀疑是不是如果今天没让他住离医院最近的那栋公寓就不会发生这些。

他想起小时候那家伙自己在游乐园里走丢结果全家误以为他被绑架了的那个下午,他想起那家伙慢悠悠地转回家中一脸纳闷地看着家人悲痛神情的样子,他想起那家伙一本正经地举着手咧着嘴说“阿诚哥,我保证,超级听话!”的样子。

他的目光突然冷了下来。

不远处,一个警察押解着一个穿皮外套的男子从外科多层里走了出来。

他走上前去,一脚结结实实地踹在“皮外套”的肚子上。

“皮外套”一屁股坐在地上,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

他再要走上去,却被一旁的警察拦住。

“干什么的?”警察厉声喝道。

一旁的郭骑云见状赶忙小跑上前,劝道:“警察同志,这是刚才那个人质的家属,经刚才那么一下,您也知道,劳您多体谅,多体谅。”

警察点点头,道:“心情可以理解,但现在是法治社会,不兴滥用私刑这一套了,咱们还是得依法办事。”

“正是正是。”郭骑云点头道,“我这就把他领走。”

警察点了一下头,转身扯起了“皮外套”。

“皮外套”骂骂咧咧地站起身向前走了两步,扭头看了一眼明诚,又朝地上恨恨地啐了一口,被警察一把塞进了警车里。

郭骑云咧着嘴咯咯笑了一会儿,他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又递给明诚一根,悠悠地叹道:“你说你和这种人至不至于,他这一进去,里面有一百种方法收拾他。”他又朝明诚手里掐着的烟挑了挑眉,“快快快,点上点上。俗话说得好,烟能解千愁。”

明诚轻笑一声,他用手指夹着香烟前后端详着,最后说道:“我都戒烟了。”

郭骑云啧了一声,“今天特殊情况,cheat day,对,cheat day。”

二人相视一笑。


评论(51)
热度(289)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