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杏林不种杏9》医生AU


Chapter9.前女友没友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浅尝辄止。

明诚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像是被人撞破一般,腾地红了脸,垂着眼赶忙去接电话。

“你在哪儿呢?”郭骑云的声音像是洪钟一样,震得耳膜一颤。

明诚没回答,他飞快掏出呼机看了一眼,平静的小屏幕上什么也没有,他松了口气,反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刚才在电梯间看见你家大姐了。”郭骑云说。

明诚手机差点掉在地上:“你说谁?”

“你大姐,明镜。在咱们医院的电梯间。”

“你会不会认错了。”

“这有什么认错的?她跟你大哥长得那么像,浓眉大眼又都是瘦高挑。”郭骑云说。

“不过比电视上看要年轻,也好看。”他又补充道,但明诚已经挂断了电话。

“大姐来了。”明诚有些慌乱地说。

明楼倒是一脸平静,他揉了揉太阳穴,不紧不慢地说道:“有什么奇怪的。这件事怎么可能瞒得过大姐。你别忘了,明台出事的时候谁在他旁边。”

“程小姐。”

明诚说完自己也明白了,程小姐知道的,苏太太自然知道,那大姐也就知道了。

“那咱们赶快下去吧。”明诚说着起身往外走,又被明楼伸手拉住。

“急什么?”明楼也站起身,还是淡定,说:“大姐现在正心急火燎地担心明台,如果先看见的是咱们,那自然少不了要发一通火,你这个时候下去是想去堵枪眼吗?”

“那怎么办?”

“让她先去见明台。”老大慢悠悠地出着主意。

主意出得倒还真没错。

掐着时间下楼的两个大的在明台的病房门口看见被明台哄得眯起眼睛的大姐不约而同地心想。

“大姐怎么来了。”明楼进门问道,明诚跟在后面。

明镜见了明楼立刻板起脸来,问道:“明院长,你这个哥哥当得好啊。你当了医生,明台就要住院,那你要是做了警察,是不是就要把明台捉起来了呀。”

明楼苦笑道:“这也是我的错。”

“怎么不是你的错,你要是多关心一下你的弟弟,怎么他就会从上铺摔了下来啊。”

明楼瞥了一眼明台,后者正在向他挤眼睛,只得顺着说道:“大姐教训的是。以后我每天都会嘱咐他一次小心下次不要再从宿舍床上摔下来了。”

“呸!怎么能还有下次。”明镜瞪了明楼一眼,说道:“这次明台出院,跟我回家去住。”

“那怎么行。”明台哀嚎了一声:“姐姐,那样我每天上学要起很早的。”

“那要不让他也到你那去住?”明镜转向明楼问道。

明台脑袋更疼了,他用力蹬了蹬脚,哼唧道:“我不!姐,我不住宿舍会渐渐脱离群体被同学们笑话的。”

明镜拿他没办法也只得作罢,又转向两个大的。

“我来的时候只有明台自己在这里,你们自己说,自己的弟弟生病了,两个做哥哥的倒是影子都见不到。”

明诚一下子从脸红到脖子,站在一旁不敢做声。

明楼扬了扬手上的便利袋,道:“这不是刚下楼买了点用的东西,就被大姐撞上了。”说着飞快地朝明台使了个眼色。

明台立刻收到指示,赶忙也说:“姐,大哥的确是刚离开一小会儿,之前大哥一直在这儿。阿诚哥也在。再说,我现在没什么事儿了,自己也能下地走。”他说着就要下地给明镜看,被明镜又按了回去。

病房的门被敲了几下,一个小护士探进头来:“明医生,有人找。”

“哪个明医生?”明楼笑着问道。

“年轻的那个。”小护士吐着舌头笑着回答道。

明台哈哈大笑,也不顾头疼,挣扎着起身非要看看明楼什么表情,嘴上抓紧机会讽刺道:“大哥要服老,我就说你人到中年圆润一些才显得年轻,你偏不,现在一瘦下来褶子倒是明显了。要是和我放在一起,恐怕人家就得说要选帅的那个。”他说着得意地指了指自己。

明诚跟着护士出了门。

找他的是普外的会诊,普外昨天急诊送来了一个车祸伤患,60岁上下,离家出来打工在路边修摩托,结果被路过的车给撞了,昨晚在监护室住了一宿,肇事的把人送到医院来就走了,伤者在当地有没有亲戚朋友,医院也没办法开展手术只能进行一些基本救治。

刚走到普外科的外走廊,就看见郭骑云从里面出来。

两人都觉得纳闷。

“他们把你也叫来了?”郭骑云问。

明诚点头,问:“怎么回事?”他指了指普外病区。

“我接个电话的功夫,他们没找到我,估计就立刻去找你了,但我又给他们打了回去,正好从二楼就上来了。”

“现在怎么样了,是昨晚上送来那个吗?”

郭骑云点头又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就是那个,悬了,没人管没人问,咱们医生就算想破脑袋还能怎么办,叫我来做腰穿,我来了,做完了他往回一翻,气管喷出血来,到处都是。刚从监护室推出来就又推回去了。”他说着举了举自己的胳膊,果然上面血迹斑斑。

“那他家人什么时候能来?”

郭骑云哼了一声:“坐火车往这边赶呢,你说什么时候能来?”

明诚沉默了一会儿。

“我去一楼买包烟。你先上去吧。”明诚摸了摸口袋说道。

郭骑云摇头:“我也去一楼,这当不当正不正的楼层,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搭上电梯。”

便利店在外科楼东门的一个拐角,东西全倒是全,就是价格贵得离谱,明诚又不愿意绕到外面去,也只好认宰。二人买了烟朝电梯间走,突然郭骑云说道:“你看,那个是不是你哥。”

明诚心说你怎么总是能在大街上碰见我家人,一边也跟着往郭骑云手指着的方向看。

一楼休息区的一角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竟真是明楼。

另一个是一个女人,她整个人环住明楼的腰,脸埋在明楼的胸口,手上拎着一个不小的皮包。

“那女的是谁?你认识吗?”郭骑云好奇地问。

汪曼春,他只看后脑勺就知道。明诚心想,但嘴上却说道:“不认识。”

话音未落,汪曼春抬起了头,郭骑云怪叫一声,压抑着兴奋说道:“这不是汪曼春吗?!”

明诚头皮一麻,抬腿便往回走,医院里人来人往,明镜还在医院里,他可不希望汪曼春的出现把大姐惹得发起飙来,这样想着,他脚步就又更快了些。

明台正撅在窗台上抽烟,明诚冷一推门把明台吓得大叫一声。

“大姐呢?”明诚问道。

“出去接电话了。”

明诚紧张起来。

“阿诚哥,你怎么不敲门,我的魂儿都被你吓跑了。”明台抱怨道,他把烟头弹到窗外,又问道:“你见鬼了?”

明诚白了他一眼,低声说:“我看见汪曼春了,和大哥在一起,怕大姐看见。”

明台了然地点点头。

“你说汪曼春不会真成咱们的大嫂吧。”明台突然问。

明诚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明台并不知道汪家和明家的恩怨,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就是汪家计划伤害明镜明楼的时候误伤害死的。

“你希望?”明诚反问道。

明台撇嘴:“说实话我不是特别喜欢这个类型的女人。太自负太强势。”

他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过我说了又不算,大哥什么口味你要是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一个女人肯这样一直执着地对我,我说不定也会感动。”

“你想法倒是不少。可别身在福中不自知。”

明台被他说得一愣。

“如果是真的,大哥会说的。”明诚又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

“你们大哥说什么呀?”明镜一进门,刚好听见这么一句,奇怪地问道。

明台反应快,立即回答道:“我们在讨论大哥有了喜欢的女人会不会告诉我们的问题。”

明镜怔了一下,她瞥了明诚一眼,转脸埋怨明台:“你这孩子,怎么在背后说起自己的大哥来。”

明台撅嘴:“这只是我们关心他而已啊。而且阿诚哥也这么觉得。”

明镜不再说话,她的视线从明台跳到明诚身上,然后沉默地将手机装进提包里。

“大姐出去接电话啦?”明诚问道。

“嗯,接了个电话。”

“医院里信号不太好吧?”明诚试探地又问了一句。

“可不是,我到安全通道里才算畅通。只是好些人在那里抽烟烦死人了。”

明诚松了一口气。

=================

2016.5.25补档

评论(20)
热度(555)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