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杏林不种杏13》医生AU

 

吃完午饭回来发现怎么文不见了。依旧着急的翻土填坑。

 

13. 一个圆满的无间道情节

 

英雄人物终于回归了。

明诚莫名其妙的觉得今天周围的人有一点难以名状的兴奋。在手术里碰见黎叔,这位平日里甚是寡言的主治医师竟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刷手的时候他对着镜子前前后后照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这让明诚更奇怪了。

“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明诚终于忍不住把郭骑云扯进休息室问道。

郭骑云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你指什么?”他问。

明诚皱起眉头,“也可能是我闲了三天有些迟钝了,但是我觉得今天大家都在盯着我。”

这是都在选驸马呢,郭骑云心说。医闹事件被大范围传开以后,空手夺白刃救同事于水火之间的明医生边一跃成为医院外科楼内最受欢迎的单身男医生,这几天不少别的科室的年轻的医护人员(特别是女孩子)都来神经外科,希望一睹这个传说中英勇智慧集于一身的骑士风采。不过明诚这几天被停职在家,自然是毫不知情。

但郭骑云并不打算告诉他这些,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还蛮期待看看这家伙被女孩堵在休息室的样子”,喝喝。

于是郭骑云耸耸肩,不动声色的换了一个话题,问道,“你大哥没再收拾你吧。”

明诚的脊背微妙的绷紧了,他沉默的给自己点了根烟。

郭骑云见他神色有异,似乎也想安慰他,又说道,“你大哥应该也是为了你好。不过你们家的确是家风严谨。”他斟酌了个词,见明诚奇怪的看着他,又说道,“这是你们明台说的。他说你在家里绝对是受罚最轻的那个,他在家里一旦惹事,你大哥都是刀枪棍棒斧钺钩叉齐上阵。”说着他也忍不住咧嘴笑笑,心里再次感叹道,“有钱人家真是奇怪啊。”

“明台?你什么时候见到他的?”明诚的重点放的不太一样。

郭骑云被问的一愣,“食堂啊。他这两天天天来这边吃饭。”郭骑云眨眨眼,又补充道,“和于曼丽一起。”

明诚沉默的吐了个烟圈,烟圈飞过他的头顶,像是一顶看破红尘的戒圈。

“对了。”郭骑云又开口道,“我今天早上就想问你了,你这三天是在家做什么体力劳动了,怎么走起路来像是腿脚都不灵便了。”

明诚猛地被烟呛到,咳的脸都红了起来。

“深蹲起。”他选了一个最贴近事实的,回答道。

郭骑云不明所以,跟着点头,“倒是健康,回头我也练练。不过你也别运动过量,再成了第二个梁仲春。”

明诚低着头抽烟不接话。

不过倒是提醒了他。

他这几日的确是天天见到明楼,不过也一次都没想起来打听一下梁仲春最担心的问题,没心思问,也没体力问。

谁让我在养伤呢,明诚一边想一边慢吞吞的往十五楼走。

然后他在十五楼的走廊里遇见了汪曼春。

如果不算上停职前在大厅里他见到的,这应该是他回国后第一次见到她。也许是多了些成熟也许是别的,汪曼春要比过去漂亮了许多,也更骄傲了,整个人像是一朵鲜艳的花。不过这朵花现在显然是在气头上。

出于礼貌,明诚向她点头问好,汪曼春犹豫着放慢了脚步,最后还是还了一个白眼给他。

明诚听着汪曼春的高跟鞋噔噔噔的走远,默默地把这个白眼记到明楼的头上。

明楼正靠在办公椅上闭目养神,地上都是凌乱的打印稿件,就好像给整间办公室盖上了一层白色的床单。

“这是怎么了?招贼了?”明诚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嘴上说着,他自然知道这基本就是汪曼春怒火的杰作。

明楼睁开眼睛看着他,“你怎么来了?”他轻声问,声音却沙哑。

明诚掏出手机晃了晃,“不是你叫我来的。”

明楼有些疲倦,但还是忍不住笑出来,道,“我叫你的时候是几点?现在是几点?”原本是叫来吃午饭,结果现在晚饭的时间过了。

“我自然以看见的时间为准。”明诚撇撇嘴,又说道,“我刚下台,就被心外叫去会诊了,回来又有人要转科、要穿刺、要这个要那个,忙到现在。”

明楼拿他没办法,摇着头转过身去不看他。

“我刚才看见汪曼春了。”明诚终于想起梁仲春托付给自己的事情。

明楼点点头。

“她是回来复职的?”明诚倒是问的直接。

明楼奇怪的看他,“为什么这么问。”

明诚耸肩,“梁仲春是这样猜的。”他飞快的出卖了梁仲春。

明楼抓住他的皮带扣子往自己面前一带,“原来阿诚是来刺探军情的。”

明诚挣扎了两下,反问道,“那您以为呢。”

“暗度陈仓。”明楼一本正经的说。

明诚腾地红了脸。                

明楼看着他笑了一会儿,决定先放他一马,松开了他,说道,“汪曼春找我是为了汪芙蕖。”

“他想让您帮汪芙蕖?”明诚一下子紧张起来。要知道,汪芙蕖现在可是纪委重点观察对象。

明楼点头,又说,“据说汪曼春还说,汪芙蕖这回又查出了动脉瘤。”

明诚瞪大了眼睛,“他要入院治疗吗?”他问道。

明楼摇头,他长吁一口气,“汪曼春希望带汪芙蕖出国治疗。”

这想法可是不太现实,像汪芙蕖这样的人平日里出国都要受限,更何况他现在还是受调查的被监视群体。虽然此时明诚倒是愿意相信汪曼春仅仅是为了带他出国治疗而已,但未必所有人都会这样认为。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事情肯定不是只要明楼出面就能解决的,但既然汪曼春会来求明楼帮忙,自然是已经筹划好了一个明楼能撬得动的杠杆。

十足的汪氏做法。

“您拒绝了汪曼春。”明诚轻声说。

“难道我应该答应她?”

明诚不说话。

明楼又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看向他的眼睛,“我明楼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我不止几次劝她,但无一例外,就像今天一样,她只追随自己的意愿做事。难道这也要我承担后果?”

“错在她爱的人是先生您。”明诚小声说。

因为对方是明楼,明诚觉得一切都并不奇怪。明楼总是最好的那个。

明楼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他走到窗台,掀开了大片的窗帘,夕阳一下子涌了进来,整间屋子像是浸泡在金色的水中,明楼几根若隐若现的白发丝像是这水中的水妖,让明诚几乎挪不开眼。

“错在不是你。”明楼突然开口道。

又轻又快的几个字,几乎连水波都没有激起就消失了。明诚几乎以为是幻听。然后他看见明楼转过身来,在一片夕阳下对他抿起嘴角微笑。

他脑中突然想起一句话:

你在那里微笑,并不说话,而我知道为了这刻,我已经等了很久。


评论(42)
热度(655)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