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杏林不种杏16番外一》医生AU

16.番外一:出柜心怀轨不轨(下)

 

“我怎么觉得阿诚今天好像不太精神。”明镜接过明诚刚切好的水果盘子,担心的问道。

明楼看了明诚一眼,没说话,倒是明台插嘴道,“唉,被大哥折磨的呗。姐,你都不知道,现在医院都知道,我大哥和阿诚哥的关系,啧啧。”他瞥了一眼明楼伸手去够橙子。

“什么关系?”出乎意料的,明镜拦住他的手突然问道。

明诚被明镜吓了一跳,咬着苹果的动作也停下来。

倒是明台不以为意,继续说,“这版本可多了。但万变不离其宗都是我大哥黄世仁一样的对阿诚哥的压榨。”说完不忘朝明楼挑衅一样的眨眨眼睛。

“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明楼简洁有力的评价道。

明镜把水果盘子朝明台那边推了推,没再说话。

屋子突然间只剩下电视里发声音,明诚咬了一口苹果,味同嚼蜡。

电视机正在放是一档综艺节目,明诚在医院大厅的候诊室里瞄到过一眼,最近火的厉害,总能听见护士站的小护士们谈论这个。

节目里的女嘉宾掰着手指说着,“先是觉得整个世界都围着他转了,做什么事情之前都会想想他。然后就是怎么看都他觉得百般好。最重要的是生活方式的改变,我会为了他做很多改变。”

女主持人笑的花枝乱颤,“我几乎以为你在说谈恋爱以后的变化。”

另一个主持人搭腔,问道,“难道不是吗不然是什么?”

“我说的是我生完小孩子之后啊。”女嘉宾尴尬的说。

明台哈哈大笑,两条腿在地上瞪得直响,整个沙发都跟着晃动起来。

明镜伸手拍了他一下,笑骂道,“像什么样子。再这样下去以后哪里会有人愿意嫁给你呀。”

明台晃着脑袋不以为意,“怎么会没有人想嫁我呀,喜欢我的人可多呢。”

“厚脸皮。”明镜笑着在明台的脸上轻轻的掐了一下。

明台笑了一会儿眼珠一转又把枪口对准了在一旁看“南方周末”的明楼,阴阳怪气的说道,“大姐与其担心我,倒不如担心我大哥,据我分析若非大哥已经看破红尘遁入空门,那就是正陷入一段求而不得的苦恋之中,而且或许大哥这次还是老牛吃嫩草呢。”

“不许胡说!”明楼倒是还没说话,竟是明镜先开口斥责。

“本来嘛。”明台噘着嘴,被大姐一下他的声音也软下来,“大哥这一回来又是减肥又是养生的,恨不得吃片健胃消食片都要无糖型。除了我说的这两条,还能是什么呀。”说着他又用胳膊肘碰了碰一旁的明诚,然而此时明诚正在自己制造的头脑风暴中挣扎,好半天才懵懵懂懂的问了一句,“什么?”

队友太差劲。

明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跳下沙发跑进厨房又研究零食去了。他得补充体力,还得跨年呢,明台心说。

但大人的世界就不那么愉悦了。

“明楼。”明镜突然开口。

“大姐。”明楼放下手里的杂志,应的恭敬。

“之前你同我商量的事情。”明镜顿了顿,“今天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明楼轻笑道,“如果事情有变,自然会告知大姐。”

“你……”明镜有些急切的伸手在怀里的靠垫上敲了两下,压低声音,“我倒是觉得和你所说颇有出入。”

“只要目标是一致的,中间的都叫过程。”明楼慢慢悠悠志得意满的说。

“难不成这也是你精心算……”

明楼摆了摆手打断明镜的猜疑,说道,“大姐把我明楼当做什么人了。”

明镜不做声,她定定的盯着明楼,又过了一会,泄气一般,把靠垫往沙发上一塞,“我管不了你了。提醒你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罢。”

“我去睡上一会儿,到了半夜明台一闹腾估计就睡不上了,一会儿厨师来了,你们来叫我。” 说着她起身便往楼上走。

明诚一直在默默的吃苹果,明镜和明楼谈话的时候他也是从来不插嘴的,明镜这话音一落,他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大姐!”他开口叫道。

明镜站住脚,转头看向他。

明楼缓缓开口叫道,“阿诚。”

明诚迟疑的望向明楼,却是又向前明镜的方向迈了一步。

“阿诚。这是……”明镜也神色忧虑起来。

“阿诚。”明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明诚的旁边,“你的事情可以跟我说。不要打扰大姐休息。”

明楼的书房是南北朝向和一个正东的卧室相连,上午的阳光从卧室投进来,整个书房的光线让人既不炫目又不困倦。明楼顶不喜欢旁人进他的书房,倒是明诚小时候常跑到这里跟着明楼读书,明楼却也不恼。

此时明诚却站在门边,眼睛盯着地板的纹理,整个人像是一张绷紧的弦。

“现在可以和我说说了。”明楼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走到书桌旁,抱着胳膊说道。

明诚低头不做声。

明楼拿起一旁的杯子喝了一口水,轻声说道:“你要吓到大姐了。”

他语气轻柔,倒不像是生气,却吓了明诚一跳,眼神疑惑的看向明楼。

明楼向他伸出手,明诚走上前自然的与他交握在一起。

明楼抿起嘴角,眼睛带了点莫名的笑意,“你心里想的,我自然是知道的。”他两只手合在一起将明诚的手含在手心里,慢悠悠的又说道,“可是你想说的这些,偏偏大姐也是已经知道的。”

听到这话,明诚惊异的瞪大了眼睛猛地缩了一下手,但又被明楼握得更紧了。

“可您为什么并没有告诉我?”明诚选了一个他最想问的问题,他的眼角有些泛红,明显是生了气的模样。

明楼脸上露出无辜的表情,“我的小阿诚明明是一副要罩着大哥的样子,我总不能拒绝这样的好意。”

“我是……”明诚神情迫切。

明楼伸出手轻轻拂过明诚的眼角,像是猜到他所想一般,说道,“阿诚,大哥年长你近十岁。你有不及于我的是自然,你不必心急,也许过了十年,你会发现大哥倒成了一无是处……”

“大哥!”明楼一番说辞让明诚觉得很不是滋味,心中也自责起来,他自然是不在意这个十年还是下一个十年,在他看来无论是哪一个十年,明楼总归就是明楼。然而他一直也的确急切的希望能迅速成长为和明楼比肩的人,不再受明楼照拂,反能替他遮风挡雨。

明诚此时心中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处才能聊表心意。彷徨中,他伸出双手捧住明楼的脸,呼吸交错间,在明楼温暖的嘴唇上烙下一个吻。

明楼弯着嘴角看着面前这个鼓足勇气献吻却因为一个吻让自己陷入窘迫的青年,他太了解明诚了,明诚想做什么、明诚在想什么、甚至对于自己说什么样的话会对明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像是一个生根于明诚内心的妖怪,以至于一开始连明楼自己都有一股窥探结局的负罪感。

不过明楼并不打算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作为补偿,他在明诚几乎要被自己的窘迫淹没之前将他拥入怀中,又把他拉入了另一个唇齿相融的亲吻中。

“一段感情的开展,总是要有善于心计的一方苦心经营,就像一场行动不能失去指挥者一样。”明院长一边舔舐着明诚唇齿间水果香甜的味道一边心想。

“你……你们怎么回事……你们干嘛呢?”明台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一瞬间空气都凝固了一样。明诚整个人都僵住了。

“没规矩的东西,进门也不知道敲门。”明楼黑着脸站起身,语气不善。

明台震惊的张着嘴,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他的脑子已经凝固了,下意识无法做出动作。他眼前的画面已经完全超乎他的理解范围内,他的大脑几乎开始狂奔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追到现实的踪影。

他的目光不偏不倚的落在明诚敞开的衣领下的喉结上的一小片水光。

我的瞳孔一定放大了,医学生明台给自己的医嘱上记了一笔。

“滚。”明楼瞪着他,“滚出去。”

明台方才如梦初醒,逃命般的夺门而出。

直到端着饭碗跑到客厅,明台才像是回了魂一般,先是气愤的对着明楼的门白了一眼,然后更加气愤的一口干掉了,他刚照着微博里兑出来的混合果汁。

他用力把饭碗放在茶几上,发出咣当一声,然后整个人后怕似的缩进沙发,他思考片刻,但是显然毫无头绪,想了一会什么都没想通,泄气的整个人堆在沙发上。

只是片刻,他又像是燃烧了斗志一般,腾地站起来,还是对着门,用手指点着,压着声音发火道:“谁让你们俩在家办事儿的,你凶我干什么?!”


评论(40)
热度(740)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