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杏林不种杏19番外三》医生AU

困了。


19.番外三-新世纪的销烟活动(下)

 

没有烟。

“怎么会没有烟?”明台蹲在后院的台阶上往面前的火盆子里丢了一支烟,终于忍不住问,他只穿了一件连帽衫,暴露在冬天的空气中声音都有些发硬。

刚才在屋子里明镜发了好一通火,将明台从小到大的罪行一一细数了一遍,幸好合作方一通电话叫走了明镜,否则明镜的这通火气不知道要烧到哪里去。明台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不敢做声,只用余光看见明镜楼上楼下好几趟,没一会儿便换了一套衣服,头发也是一丝不苟的束起,裙摆飘出门之前交代明楼“好好管教明台,不许手下留情”云云。

真是雷厉风行,明台心说。

“快点。”明诚用皮鞋尖踢了踢烧的正旺的火盆催促道,他裹着羽绒外套站在外面觉得脸快冻僵了。

明台又丢了两根烟进去。

这是明楼想出的办法,说是取自历史事件“虎门销烟”,其实无非就是希望明台将家里能看见的烟烧掉了事。

难得明楼在收拾明台这件事上显露出速战速决的态度,可惜,

“你能不能快点。”明诚有些不耐烦又催了一遍,他跺了跺脚,又从口袋里伸出手在脸上搓了两下。

明台把手里的剩下的半盒烟一股脑丢进火盆里。

“你的口袋里怎么会没有烟。”他认真严肃的又问了一遍。

他是最先发现明诚这个秘密的人。他的房间就在明诚的隔壁,当时明诚正为出国做准备,处于备考期经常看书看通宵,明台的耳朵很灵,有时候能听见翻盖打火机被翻开扣上时发出的清脆但细微的响声。于是当时还是中学生的明台半夜跑到隔壁房间里讨了一支烟,虽然明诚读书比明台快上不少,但是年龄上二人相差并不是太多,再加上当时明诚被考试折磨的思维混乱,竟也没觉得分享一支烟给家里的弟弟有什么不妥,所以伴着一根“黄鹤楼”,明台的烟民之路就开始了。

明诚又掏出一盒烟递给明台,用下巴指了指火盆,眼神催促示意他赶快继续。

明台却并没有接,只是看着他。

明诚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哈气让视线前方都模糊了一团,他忍不住给自己带上了帽子,这才说道,“我戒烟了。”

明台腾地一下站了起来,问,“什么时候?”

明诚把手里的烟直接丢进火盆里,目光深远。

“刚刚。”他回答道。

明台一肚子准备反驳明诚的话被噎了回去,只好又蹲会了原处,手上慢吞吞的拆了一盒烟,从里面抽出一根,就这火盆里的火点了起来。

“长痛不如短痛。”明诚用膝盖碰了碰他的胳膊提醒道,“想要戒烟还是干脆的断了念想吧。”

“阿诚哥,你说的倒是容易。”明台一边说着一边夹着烟凑到嘴边。

“要不你试试这个?”明诚一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铁盒,递到明台面前。

天色已晚,小铁盒反着花园灯发出的光像是一块儿亮晶晶的白石头,明诚的手指催促似的敲在小铁盒的边缘发出铁制品特有的质感声音。

明台眼皮一跳,身上哆嗦了一下,手指里的烟一下子就掉到火盆里去了。

“你给我这个干吗?”明台往后挪了几公分,明诚的口袋下午才见了光,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他只要一猜就知道。

“分散注意力。”明诚认真的回答。

明台懵了一下,他觉得自己明白明诚的意思,可是他又不明白。

“我,我还是个学生。”明台有点语无伦次。

“有什么关系吗?”明诚奇怪的问。

明台咳了两声,又往火盆里丢了几根烟。

“至少不会一直想着吸烟的事。”明诚看着明台的反应也觉得奇怪,又补充道。

明台一个激灵,手里的烟盒全部都掉进了火盆里。

他张着嘴扭头看向明诚,神情复杂。

虽说他和明诚也勉强算的上是同龄人,但毕竟也是兄长,有些事情交流起来还是有些尴尬。

“难道阿诚哥是因为和大哥谈这种事觉得正常,所以也觉得和我谈论这样的事情也觉得自然而然,会是这样?”明台忍不住给自己做了一个假设,但这是一个心理学问题,还没开始实习的准外科医生明台回答不了。

“阿诚哥。”阿香突然从门里探出半个身子,叫道。

明台被吓得叫了一声,反倒是把阿香也吓了一跳。

“小少爷你吓了我一跳。”阿香忍不住抱怨道。

“阿香,你干什么神出鬼没的?”明台反驳道。

“怎么了?”明诚赶忙打住,又问道,“是不是大哥有什么事?”

阿香点头,回答道:“晚饭做好了,大少爷叫你赶快回去吃饭。”

 “怎么不叫我!”明台愤愤不满的插嘴。

阿香笑了笑,又回答道,“大少爷说了,你啊,不把这些个烟都烧干净就不用回去吃饭了。”

“这是暴政!”明台控诉道。

“小少爷。”阿香又说道,“你还是听话赶快处理掉吧,一会儿大小姐回来看见了肯定又要生气了。”她说完朝明台做了个鬼脸,飞快的缩回了屋子里。

明诚跟着笑了两声一边往屋里走,但他很快又折了回来。

“哦对了,这个给你。”他不由分说将一个冰凉的小铁盒塞进明台的手里,然后迈着大步也跟着阿香进了室内,留下一声干脆的关门声。

明台抱着火盆温暖了一下自己的左手,右手里的铁盒子他握在手心里,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弥漫到他整个心头,他觉得此刻他的心情和他现在的场景有些相似,像一个在武侠片里烤火的剑客,孤独而寂寥。

他摸出手机,犹豫了一会儿上网匿名发出了一条问题:

“被家长送安全套该如何应对。”

但并没有人回复他。

明台叹了口气忧伤的又朝盆子里丢了几根烟,可能是角度不对,火盆子里的火星立即胡乱飞起来,明台赶忙去躲,手里的小铁盒子慌乱中掉在地上。

明台犹豫着去捡,意外的发现一双大眼睛正和他对视。

“快到碗里来-----花生牛奶巧克力。”明台捡起小铁盒念出上面的广告语,一个滑稽的黄色m豆正向他招手。

阿西吧。

明台翻了个白眼,索性将剩下的烟一股脑都丢进火盆里去,然后粗暴的打开铁盒子倒出一把巧克力都狂塞进嘴里,心中怒吼:

“阿诚哥的口袋里什么时候又冒出这个的?”

还有。

“他怎么会没有烟!?”


评论(59)
热度(884)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