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隔壁的礼物》娱乐圈??

午夜刷淘宝的脑洞。


 

明诚独自开车回到了公寓。

共和小区23号。

他回国后的第一笔消费,几乎花光了他过去几年来的所有积蓄。

他之前是证券行业的一名优秀操盘手,不是那种蹲在交易大厅枯等行情的那种操盘手,而是游刃有余的在一级市场制造行情的那种,没错,就和25岁的明楼一样。

搞证券的很少有人不知道明楼,他是证券界的翘楚,他对行情的把控简直出神入化,甚至对于他的一篇新闻采访都要对当天的行情造成不小的影响。

不过那都是过去。

从去年的时候明楼便离开证券界了,在他34岁生日的时候,他的失联被猜忌成为对当时行情的不看好还一度造成了深沪指数的大幅度下跌,事实上他并没有失联,他只是回到了自己家里的公司,开始替自己家的生意操刀了。

电梯间里电子屏上数字终于停在了23楼。

虽然这个小区谜一样的名字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仍然不能掩饰它是一个高档小区的事实。

23楼里只有两家。2号门就是明诚的。

明诚无奈的看着公共走廊里堆着的装修废料,两个星期前,1号门的户主终于进了户,从此几乎每天他都能看到山一样的装修废料,虽然这些废料在第二天他出门的时候都会被物业收拾干净,但他还是不禁腹诽1号门是不是把整个房子都拆掉重建这件事。

一如既往的并不只有垃圾。

明诚捡起地上的小盒子。

这是他收到的第15个盒子,盒子上面依然用打印纸贴着一行字:“聊表歉意—明”,竟然还知道他的姓氏。

盒子里有的时候装了点心,有的时候是布丁,或者别的什么能吃的甜食。

倒还符合明诚口味。

他们无一例外的被丢进垃圾桶里。

明楼从小就教他不要吃来源不明的食物,他当然记得。

明诚扭开房门。

对比对门的大刀阔斧,他的装修的时候就简单多了。

早上忘记关上的窗户卷着寒意扑面而来,加上房间里毫无装饰的苍白墙面,这里简直就像是一个山洞。

而它的功能也和山洞差不多。

因为他的主人并不经常在家,即便在家也只是偶尔看书和睡觉。

忘了说,明诚现在是一个明星。

的确,明星,不是歌手不是演员也不是别的。

“大概就是凭着自己的一张脸吃饭,一直到整张桌子的菜都空了,到时候再去另谋出路去的一种职业。”明诚用职业操盘手敏锐的脑子为他自己的现行工作定义。

其实也没那么糟糕。

说起来,明诚最开始也算是一个网络红人。

当时他还是一个操盘手,他有一个数万粉丝的社交账号,每天早上起来雷打不动的发布一些对最新财经新闻的看法和对夜间收盘的国际期货股指的评价,他很少看走眼。

原本就是这样正常的。

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好事者突然挖出了他从前用来当头像的照片。

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他就开始不接大盘接通告了吗?

自然不是。

他当时把这件事当做笑料在餐桌上讲给大哥大姐和明台听,还在念书的明台当即开始撺掇他干脆直接出道算了,说是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活的明星什么样,明镜也是眯着眼睛笑,家里人的一丁点事都能让她高兴许久,但还没忘记替自家的生意招揽人才,说“最好是阿诚回到家里的公司上班,年底公司也要筹备主板上市,有阿诚我也能轻松一些。”

那明楼是怎么说的呢?

他说“我希望,你往后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你发自内心的决定,而不是受我影响。”

这句话明诚揣摩了一整夜。

明楼对他如兄如父亦师亦友,如果说明楼对他没有任何影响,那是假的,可是仔细想起来,他自己的每一个决定又的确都是遵循本心,谨而又慎。

明楼的话让他觉得匪夷所思,却偏偏又想得出个结果。

明楼对他来说是特殊的,是在任何感情之上的,一种不为人知的,不能言说的,不可告人的感情。

人在深夜的心思是最微妙的,于是终于在天亮以前,明诚得出了一个结论。

明楼是要他当断则断。

他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了家里,逃离了之前的工作,飞快的接受了一家娱乐传媒公司的邀请。

于是他成了一个明星。

说不定他是明星里投资脑力最好的,也可能是证券界皮相最好的。

但总的说来这个领域对他来说实在是个新尝试。

他无法用谈论市场行情的腔调参加综艺活动,无法用财经论坛的模式接受采访,甚至连过去签字的方式都被经纪人要求换成了浮夸的花体。但至少可以用过去那种指点风云的自信劲儿去拍杂志照片,或者用和应对基金经理那一套去在一些黄金档里客串上一把,他换掉了过去故作深沉的黑色西装,穿上了花哨轻浮的外套,领带也是他从没尝试的款型。

好在他的确有做什么像什么的本事,人又灵活不刻板,最重要的是他足够聪明又愿意努力。

总之,这个证券业出身的青年,居然就真的莫名其妙的火了一把。

他还是用过去的社交账号,认证上好笑的写着“资深证券评论人/明星”。

内容也是格格不入,有的时候是一条新接的广告,有的时候是一条针对财经网新闻的评论,早上还是替新剧做宣传,到了晚间美股一开盘,就又变回了证券人士的讲坛。

即便这样也有源源不断的人来爱他。

却唯独不是他想要的那个。

而他最想要的那个,却是他不能要的。

生活总是比剧情瞬息莫测的多。

他打开聊天软件,发现白天明台给他留了言,说希望替他要哪个女明星的合影,还转达了大姐对他新剧形象的赞赏。

一切好像都那么自然而然。

而且这好像也的确是和明楼毫无关联的工作。

如此一想,他的确和他牵扯过多。

他读明楼书柜里的书,看明楼订阅的报纸和杂志,连留学中介都是从明楼的留学资料里翻出的名片,他不是没想过自己是否习惯性的追随明楼的脚步,于是在高考的时候还特意报了一个明楼想都没想过的数学专业。

瞧,和现在多像。

“胡说。”明诚忍不住模仿起明楼说这两个字时的语气。


评论(65)
热度(903)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