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谭赵】合理搭讪 之臭味相投便称知己

 不要问我有没有后文。。。。。我也不知道


谭宗明坐在车里看见赵启平贼一样一步三回头的偷摸穿过医院后门,按了一下喇叭。

赵医生被吓了一跳,认清司机后,出人意料的竟主动坐到副驾驶上。

“你在躲谁?”谭宗明忍不住问道。

赵医生擦了擦额头,“前女友。”

“旧情复燃?”

赵启平打了个哆嗦,摇摇头,眼神复杂的瞥了谭宗明一眼,“她只是对我现在的感情状况比较好奇。”

谭宗明笑笑。

“去哪?”谭宗明像个熟练的老司机一边调转车头一边开口问。

赵启平神情有些恍惚,半天才回答“到正路上去把我放下来就可以。”

“你还要去取车?”

赵医生摇了摇头,他伸出一双手举到面前。

谭宗明扭头一看不禁一惊,赵启平的手竟在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怎么回事?”

“今天手术太多,太紧张了,神经性的,晚上就好了。”所以他才打算去正路上找一个曲筱綃看不见的地方打车回家。

谭宗明点头,沉默的继续开车,他曾经对医生这个职业总是带着点看法,可今天他突然有点同情身边这个年轻的骨外科医生。

车开到正路却并没有停下。

赵医生叹了口气,“我刚刚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为了躲避一个火坑,居然选择跳进了另一个火坑。果然人在紧张气氛下的大脑并不适合思考。”

谭宗明被他逗乐了,咧着嘴笑也不接话,继续开车。

“你要把我弄哪儿去?”赵医生最先在沉默中破功,问。

谭宗明撩了他一眼,“你为什么总是纠结在这个问题上。”

赵医生眨眨眼,他才意识到似乎上一次见面他们也是这样的开场。

只听谭宗明又慢慢悠悠的继续说,“而且我以为在这件事上,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

他是说他在泡他这件事。

赵医生深吸一口气,“我喜欢热情似火的狐狸精,我是说我比较喜欢这种类型的。”他伸手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道S型曲线。

谭宗明赞成的点点头,“我也觉得这种类型的不错。”

所以。

“这算不算是我们的共同爱好?”谭老板问道。

这次换赵医生无语望苍天了,他被追求的次数不少,花样繁多招式不断,不过因为都是些女孩子,所以多少都有些套路,即便是曲筱綃这样胡来的,如果他想化解,也总是有化解的办法。

但如果要单纯比脸皮厚,他还真没有自信能比得过这个姓谭的奸商。

 

曲筱綃又一次将电话打给了安迪。

“谭宗明是不是又换车了?”她干脆又直接的问。

安迪回忆了一下,回答,“没有,上午我看他好像又开回了之前的X5。”

 “你最近好像挺关注老谭的。”安迪疑惑道。

曲筱綃干咳了两声。          

“你不会还盯着赵医生呢吧?你们不是分手了吗?没见你对别的前任也这么操心啊。”安迪的分析能力突然上线,连珠炮似的发问。

“凯子和前男友怎么能相提并论。” 曲筱綃理直气壮。“况且,谭宗明如果和赵医生真搞到一起去了,难道就不值得你好奇一下么?”

安迪迟疑了一下,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快被22楼这群人传染的不正常了。

“要我打电话探听一下吗?”八卦绝缘体安迪这样说。

 

赵启平安静的用手机刷着微博,他们的谈话被一通电话打断了,他并没有闲情偷听别人电话,但很明显,对方是个女性,正通电话谭宗明几乎一直在听对方在讲,一直到挂电话之前他才说了一句“对,我是在回家的路上,和朋友一起。”

赵医生心底萌生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再开就上高速了,谭老板。”他忍不住提示道。

谭宗明只是笑。

车子在一个岔道拐了下来,拐进了海市有名的别墅区,又过了一会儿开进了其中一栋的车库里。

“我觉得你不像是请我喝养生鱼汤的。”赵医生伸了个懒腰,身上的骨头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

谭宗明给车子熄了火,问道,“不然开车去你家?”

赵医生赶忙摆手,“我不喜欢带人回家过夜。”

“巧了。”谭宗明轻笑道,“正好我喜欢。”

赵医生被噎了一下。

“我虽然底线很低,但不代表没有。”二人在黑暗中枯坐几分钟,又是赵医生先说。

“说来听听。”

“我不想插足别人的感情生活。”赵启平用眼睛上下打量着谭宗明,他只知道这人是安迪老板,但看他的年龄就算不结婚也该有个稳定的女朋友了,于是他又斟酌出了一个词,“我可不想当男小三。”

谭宗明被这个词逗乐了,说道“女的才叫小三,男的叫横刀夺爱。”

赵医生眼睛亮了一下,“你也知道这个梗?”

竟然是蛇鼠一窝。

“所以,下车吧?”谭宗明邀请道。

 

===================

 

于是,清早来到旷了工的老板家里取资料的安迪第二次看到了在别人家过夜顶着湿漉漉头发的赵医生。

(上一次是监视器里,曲筱綃家门外。)


评论(34)
热度(454)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