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谭赵】合理搭讪 之金主去哪儿

 

安迪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两瓶纯净水,她看了看坐在对面神清气爽的赵医生,沉默的拧开一瓶咕咚咕咚的灌了进去。

“你还好吧?”赵医生举着喝了一半的咖啡吃惊的看着她,还是顶着一头半干不干的头发。

安迪点头,也许她就是感到口渴,而已。

赵医生也点点头,他放下杯子,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起的砖形重物,推到安迪面前。

“碰见你真是太好了。”他高兴的说,“就麻烦你把这个还给老谭。你一定能见到他。”

安迪伸手隔着塑料袋摸了摸那块砖。

“这是……”

“万恶的金钱。”赵启平的牙齿咬得咯吱响,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袋子。

不愧是男版曲筱绡,即便是知道他们已经分手,安迪还是忍不住暗自说,这俩人的疯劲儿是在是太像,难怪会爱的死去活来,也难怪会无疾而终。

安迪想了想,又把钱砖推了回去,“你还是自己还给他的好。而且这不是你向他拉的赞助吗?钱怎么在这?”

赵启平干巴巴的笑了两声。

是啊。钱怎么在这呢。

 

谭宗明第一次见到穿着绿色手术服的赵医生。

不过这个赵医生没有前几次见到的那么伶俐,像是一只霜打了的茄子,耳朵上挂着一只口罩,脸色发白,胸前还有一滩汗渍。

“启平。”他第一次这么叫他。

谭宗明感到有些别扭。

别扭的还有赵启平本人。

赵启平朝谭宗明挥了挥手,其实也就是挥了挥手指头,他太累了,骨科手术算是重体力工作,他现在根本懒得抬胳膊。

“谭……谭……谭总。”他纠结称呼,“谭”了半天。

谭宗明笑笑,跟着他去探望了他的待捐助者(自然还有待捐助家属的无限感激),然后又跟着赵医生去收费窗口交钱。

谭宗明看着收费窗口前的长队啧了一声,一边拉开他的“土豪专用”手包里一边对站在一旁发呆的赵医生说,“把钱给你,你们都是自己人,说不定还能开个后门。早些结束咱们还能一起喝一杯。”

赵启平退了一步,抬起双手拒绝。

“别。”他飞快的瞥了一眼前面的队伍说道,“这个窗口很快,你直接去交了比较好。我只负责化缘,钱还是别过我的手比较好。”

谭宗明何等聪明立刻就明白赵启平的意思。

赵启平眼珠子转了半圈,又继续说道,“而且,我意志薄弱,金钱诱惑太大,一百块就可能让我倒戈。”

谭宗明被他说得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只见他从手包里拿出一只人民币“砖”,丢进赵启平怀中,说“我决定改刷卡缴费。”说着走到一旁门可罗雀的住院处自动缴费系统前。

赵启平盯着手里的红彤彤的钞票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五万块就想包养我?”

“看来赵大夫倒是挺懂行情。”

“什么都得涉猎一些。”

“放心。”说话的功夫,谭宗明已经飞快的搞定了自助缴费系统,他将机打收据抓在手上,说,“这就是我今天请你出诊的诊费,怎么样,现在可以去喝一杯了?”


=============================

于是喝一杯的二人终于碰见了来自欢乐颂22楼的八卦观察团。

“我来请客,我是男士。”赵医生绅士的掏出银行卡准备付账。

谭宗明:“……”


评论(15)
热度(372)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