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午夜故事 现代AU 吸血鬼??

钟爱的毛血旺终于放进来了。。。


C

 

明楼觉得胸口一片冰凉,于是从睡梦中醒来。

“您终于醒啦?”医生装扮的明诚眯起眼睛,他带着口罩,声音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

明楼笑着看了看贴在胸口的听诊器,伸手摘掉医生的口罩,问道,“请问医生几点了?”

“十九点。”医生看了看表,“零五分。”

“才七点。”

“您得养成早睡早起的健康习惯。”医生一本正经的说。

“他们怎么样?”明楼问道。

明诚叹了口气,“一直闹腾到中午,明台还向大姐批判您是旧社会封建暴君的残像,阻止自由恋爱和跨物种交流。”

明楼笑着摇摇头,“这孩子都让大姐惯坏了。”

“那是咱们以为。”明诚撇着嘴一脸事情并不那么简单的表情,“我醒来的时候,于曼丽已经醒了,之前我还担心她会被吓破胆,但这丫头不但没害怕,还央求我不要责骂明台,我想着给她煮点汤水喝,结果还没进厨房就见咱们小少爷端着个一大碗汤往外走。”

“他煮了什么?”明楼也好奇起来。

“还能有什么,他把家里的水果切了加了砂糖煮了一大锅水果汤。”

明楼皱眉,“饮用水管已经坏了好些年了,他不会直接用了自来水吧。”

“要不怎么说是爱情的力量呢。”明诚感叹了一声,“在下午的时候,他出门把您坏了好些年的饮用水管给修好了。”

明楼挑起了眉毛,“没被太阳光晒伤?”

“他比您想象的耐晒些,再加上他平日里吃了不少水果,所以据他自己说就是没涂防晒霜的手指尖有点冒烟。”

明楼弯着嘴角看着明诚,“你想说什么?”

“想说您也应该合理膳食,多补充维生素C,免得某天风把窗帘吹起来的功夫太阳光就把您晒破相了。”

明楼捏了捏医生的手指,将胸口的听诊器挪到明诚自己的胸口上,笑道,“开完医嘱了罢明大夫。我得亲自看看那家伙是不是把屋子拆了。”

他说完起身下地往外走。

卧室的门从外面先一步被推开,差点撞到明楼的鼻梁。

“哥!”明台还是顶着一头乱毛,冲了进来。

“没规矩的东西!不知道要先敲门吗?”明楼骂道。

“大哥!”明台又叫了一声。

“怎么了?”

“我想问您知不知道什么办法可以把曼丽也变成和咱们一样的物种。”

“胡闹。”明楼懒得理他,径自往外走。

“我是认真的。”明台用身体拦住明楼,“大哥,我这次真的是认真的。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她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了,而且大姐也觉得曼丽很不错。”

“那你跟大姐说她是人类这件事了吗?”明楼一下子抓住问题的关键。

明台眨眨眼。

“明台,人类的寿命非常短暂。大哥也是担心几十年后你会承受不住离别的痛苦。”明诚凑上前来劝说道。

“所以我才希望曼丽也能和咱们一样。我要为明家开枝、散叶,我们还要生好多好多孩子。”

这个理由找的高尚,吸血鬼这个种族虽然长寿,但近几年数量急剧下降。一方面他们交际圈很小又并不愿意随意交付,将就这漫长的一生。另一方面吸血鬼童年时光相当漫长,这对相当一部分吸血鬼夫妇是很难以忍受的折磨(这一点一直看着明台长大的明楼深有感触)。

但既然都说到种族繁衍问题了,明楼自然也不能立刻否定明台想法的初衷。

于是兄弟三人沉默了一会儿。

“要不,把你自己的血给她喝一点试试?”明诚先开口建议道,“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明楼啧了一声,“你也跟着他胡闹是吧?”

“君子成人之美。”明诚说。

“我看你们两个是忘记当初偷偷跑出去吃毛血旺回来昏了两整天的事情了,照你这么说,你们喝了鸭血,现在就能变成鸭子了吗?”

两个小的对视一眼立刻不作声了。

“那怎么办?”明台有些着急了。

“没法办。”明楼一撩眼皮,斩钉截铁。

明台气呼呼的垂着脑袋。

“让让。”明楼用手指比划了一下,示意让自己出去。

“让!让!让!让!”明台像是一只被点燃了的炮仗,冒着火,嘴里念叨着,扭头上楼。

“你去哪?”明楼问。

“去维也纳。找明堂大哥。我就不信了。”明台气冲冲的几步走到二楼,紧接着就是一阵行李箱叮叮当当的声音。

明楼捏了捏鼻梁,忍不住叹气。

“你就不能安生一点?”

“安生?”明台的脑袋从楼梯探出来,“和你和阿诚哥一样玩柏拉图吗?你俩民国时期就在一起了,到现在还搞发乎情止乎礼那一套。你们不就是为了安生生怕一口喝干了对方才望梅止渴画饼充饥搞得一个个食欲不振的嘛。”

“放肆!”明楼被气的不轻,抄起手边的长柄雨伞作势要冲到楼上揍明台,明诚一把拖住他的腰。

“他说什么你没听见?”明楼一肚子火无处发泄到处乱窜。

“大哥,现在家里还有客人。”而且很可能不久就会成为你的弟媳,明诚小心的将后半句咽进肚子里,提醒道。

明楼长吁一口气,朝楼上看了一眼,又做了几个深呼吸,叹道,“我都被他气糊涂了。”

明诚点头,“这孩子的确有能把你一下子惹火的能力。”

果然没过一会儿,明台拎着一只巨大的行李箱从楼上腾腾腾走下来,后面还拖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姑娘,他在明楼面前停住脚步。

“大哥这顿板子我先留着,等我解决完人生大事,再来见大哥这儿讨打。”

说完抓着于曼丽扭头要走。

“站住!”明诚说着几步走到这对苦命鸳鸯面前,“我送你们去机场。”

“不用!”明台特别有骨气的拒绝。

“不许跟我犟!”明诚皱着眉头说道,“而且我也不是为了送你。”

他看了看于曼丽,又说道,“于小姐被你咬一口还没歇过来,在家里又没什么吃的东西,我开车先带你们找个饭店让她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机票我会在路上订好。误不了你的人生大事。”

明台握着于曼丽的手紧了紧,他垂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皮鞋带,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谢谢阿诚哥。”

“手里的钱够不够?”明楼还是问了一句。

明台咳了一声,从上衣口袋掏出了明楼的钱夹晃了晃,说道,“大哥的卡我都放在餐桌上了。”

明楼被气的彻底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看着三个人在客厅里忙来忙去,然后关门离开。

一切终于平静。

======最后给各位科普一下柏拉图爱情的含义,具体内容要靠想象。



评论(27)
热度(337)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