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杏林不种杏》番外:他们还是去了北方 2

请重视兄弟情啊

家人才是永远的。


===============



明台看着一脸不耐烦的大哥觉得莫名其妙。

人到中年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难道说大哥因为脑袋比旁人聪明所以更年期也要提前个几十年?对于不到四十岁就更年期的样本研究是不是可以算作研究课题了?明台一边从明楼敞开的不大的门缝里往屋子里挤一边心里嘀咕。

然后他看见了弯着腰从行李箱里往外翻衣服的明诚。

“哥……阿诚哥你在这儿啊?”亏他刚才还去阿诚哥的房间敲了半天门。

“你有什么事?”明楼摆明了一副没事快走的态度。

明台兴奋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防风外套,他特意为了这次北方冰雪之行准备的新装备。

海淘货,标签还没摘。

“咱们什么时候去滑雪?”明台问。

“什么时候说有滑雪这个项目的?”明楼奇怪的问。

明台表情僵了一下,“这么冷的天来这边不去滑雪难不成去江边放风筝?”

明楼白了他一眼,“现在外面刮着西北风,但凡你有一点常识的话就会认为放风筝的决定都比去滑雪靠谱。”

“常识怎么啦?”明台梗着脖子反驳,“大哥这么快就忘了刚才谁想出来的把热帖贴在衣服上的好主意啦?”

明楼懒得理他,走到一旁查看手机信息。

明诚笑道,“大哥就是不肯承认明台有本事。的确,要不是明台我都不知道这东西还有这用途。”

明台得意的晃晃脑袋,“那当然,我是有女朋友的人嘛。”

三人陷入一阵沉默。

房间的电话突然想起来。

明台习惯性的跑去接电话,一句话没说,只是听了一会儿就挂掉了。

“什么事?”明诚问。

“通知明诚先生可以凭借参加医学研讨会的与会证件去餐厅享受免费的三餐。”

“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待遇,正好咱们一会儿就可以去餐厅吃午饭。”

“那怎么行!”明台立刻反驳。“吃酒店怎么能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

明诚忍不住笑出声,道:“小少爷。我可是来工作的。”

“那你是来干什么?”明楼突然问明台。

明台眨巴两下眼睛。

“大姐出国还要过一阵才回来,我不想在家发霉也想出来转转,正好听见大哥打电话订了雪乡的住宿,所以就跟来了。”说完他有些雀跃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嘴里嘀咕着“我可是做过功课的”一边翻出备忘录递到明诚眼前,“我设定了许多备选方案以备不时之需。有三天量的行程,有五天量的行程。”他的手指飞快在屏幕上滑动,密密麻麻的黑色小字像是瀑布一样流动。

“这个七天行程是什么?研讨会前后大概可要将近五天,而且我开完会可不会跟着你到处走。”明诚指着其中一个小标题认真的说道。

明台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抱怨道:“阿诚哥你怎么像老年人似的,你得学会跟大哥划清界限的呀,咱们这个年纪的人不就是应该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的嘛。”

明诚露出一个无能为力的表情。

明台叹了口气,“这就是传说中的突发状况啊。比如研讨会开了两天半就把五天想说的内容都说完了。”

“别闹,哪有那么美的事儿。”明诚翻了个白眼,“而且五天是两场研讨会,前两天是肿瘤后两天是小儿颅脑。怎么也压缩不到一起去。”

明台又划了两下屏幕。

他当然知道有两个主题,因为王天风在研究派谁去参加研讨会的时候还特意让他去翻了明诚的课题论文,连报表都是他送到明楼办公室的。

“但那总得让人有个‘希望’不是?”明台嘟囔道。

明诚一愣,没由来的笑了起来。

当然,即便是神仙也允许有希望。

明台莫名其妙的张张嘴,又指了指另一个备选方案,道:“那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这个更靠谱一些。十天行程。也就是你的两场研讨会都碰巧取消了。到那时候咱们雪乡滑雪都玩一遍,就可以去长白山,天池然后去雾凇岛。完美的冰雪之行。”

他激动的唾沫横飞,一抬头发现明楼正神情和蔼的看着他。

“听说黑龙江漠河地区能看见极光。你要不要去碰碰运气。”明楼温和的提出建议。

明台两眼冒光,用力点了两下头。

“好的呀,好的呀。大哥咱们什么时候去?”

明楼突然收起笑脸,“你做梦去。”

明台一张脸垮了下来。

“我知道。”明台的眼珠子在两个大的身上转了一圈,咬牙切齿地说道:“大哥就是报复我打扰了你们的二人世界。”

“你们两个吵架干嘛把我拉进来。”明诚皱着眉头抱怨:“我要开五天会,你们想去哪儿就先去嘛,又不用等我。”

“那怎么行?”这次二人意见倒是难得一致。

明台瞥了明楼一眼,“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你这都是从哪儿学的词儿?”明诚无奈的说道,“没那么矫情。再说你们也不能干呆着五整天,跑到这冰天雪地的地方窝在酒店里算什么事。我看这样,明台你可以先和大哥去滑雪。”

“那你呢?”明台问道。

“我开会呀。”

“这算什么?我很像那种背信弃义的人吗?”明台瞪着眼睛反问。

真是越扯越远。

明诚摆了摆手,“你不要想那么多。我原本也没想去滑雪,而且我连框架眼镜都没带,戴隐形滑雪又不太方便。”

这么一说好像就有道理了。

明台一脸期待的扭头看向明楼。

“你看我干什么?”明楼眼皮也不抬,“我可没答应要跟你去滑雪,这么冷的天。”

“那好吧。”明台倒不纠缠,抬腿就往外走。

连明楼都觉得意外。

“站住。”直觉让他必须问清楚这个小东西脑子里在想什么。

明台老实的停下脚步。

“干什么去?”

“我回房间给大姐打电话,告诉姐姐明天我要去滑雪去了。”明台回答。

说完不等明楼开口就一溜烟跑了,只留下咣当一声的关门声。

明诚扑哧笑出声来。

“这家伙是真知道怎么治我们。”他说。

“你刚知道?他手里有咱们家的法宝大姐。”明楼难得也有没辙的时候,他扭头一看明诚正低头摆弄着手机,问道:“你在干吗?”

“帮你们查一查明天怎么去滑雪场。”

明楼挑眉,质疑道:“我说我要去了么?”

明诚头也不抬的笑了笑。

“我也不觉得您能跟大姐解释得清楚为什么要让小家伙自己去滑雪场这件事。”

明楼把他的手机一夺丢在一旁。

“没人替他想办法,他自然就去不成。”明楼得意的说完不轻不重的在明诚耳朵上咬了一下。

北方良好的供暖系统让整个屋子热了起来。

呼吸是热的,嘴唇也是热的,接触的皮肤也是热的。

气氛刚好。

明楼这样想着,又在明诚的喉结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咣咣”的捶门声突然又响了起来。

“哥,我出去租车了!中午要等我回来吃酱骨啊!吃酱骨! “


评论(74)
热度(689)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