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05 医生AU

因为好久没动笔了,之前也有些改动,总之就是努力把坑填满。

我想说啊,我写文没啥经验,读书又少,写的不好不要介意。

然后,十次有九次登不上网页版的我就不信就我一个人。

大哭!


杏林线

05忽来一阵无情棒

 

八字不合。

明台在神经外科刚一探头,正好看见从监护室查看一圈出来的王天风,不过王天风似乎并没注意到他,没一会儿于曼丽也从那道紧的发涩的门里挤了出来。

“老师,昨天进来的21号患者状态不错,我刚才通知家属上午安排他回病房了。”

“你要和家属沟通好,在病房里也要密切观察,有什么状况要随时联系医生。”王天风说,“还有,周三入院的加6号床患者他的片子我已经看到了,你联系一下内科来会一下诊,烧伤科也来吧。”

“是。”于曼丽说完便拎着查房簿回办公室去了。明台蹑手蹑脚地刚要跟上,只听王天风又说道。

“明少爷,旁听了一会儿,可是听出什么来了?”

倒是早就发现他了。

“老师。”明台老实地叫了一声。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王天风的办公室在办公区内走廊的尽头,再加上和其他的办公室中间隔着一个巨大的防火箱,在走廊昏暗暗的灯光下像是一座孤岛,明楼还没提副院长的时候在这个办公室呆过不长的一段时间,明台找大哥的时候来过几次,当时总是觉得阴森森的,倒是这阴森森的走廊里让王天风愣是走出了一股遇鬼杀鬼遇佛杀佛的气势。

果然阿飘也怕疯的。

明台想得头皮发麻,王天风一开门,他“滋溜”就窜进了屋子里。

办公室几乎和明楼在的时候没什么改变,王天风的私人物品很少,感觉好像他只要换上外套随时就可以完全离开这里,倒是和王天风给人的感觉很像,无牵无挂,好像没有什么能多牵动他的心思一分,如果不是导师履历上写的清楚,还真要怀疑他曾经是来自于哪个作战部队。

间谍?死士?

反正都是无情的。

办公桌上的电热杯发出尖锐地蜂鸣声,明台眼疾手快地按断了开关。王天风捏着筷子走过来,掀起杯盖,好家伙,氤氲的热气下,一碗白森森的白水煮面。

“我也只会白水煮面。”忘记了哪一次于曼丽和他聊天的时候突然说起来。

“煮白面?那多难吃啊?我大哥就只会煮白面,都给我吃出心理阴影了,一看见白水面就想吐。”

“老师说不要太计较口腹之欲,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多的精力去提高自己。”

明台听了立即大叫:“这什么年代了?俗话说的好:人为食亡,鸟才饿死……”

于曼丽轻轻地笑起来,她平时总是阴郁着的,好像高兴的时候不太多,即便是笑着,也让人觉得这笑里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可当明台止了话头扭身看向她的时候,心里好像被这笑撩拨了一般。如今只是想起,竟也由不得自己似的跟着傻笑起来。

王天风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让他有些手足无措,虽然王天风自己说了“随便坐”,但事实上,整个屋子里却除了王天风屁股底下的那个办公椅再也没有能坐的地方,王天风不喜欢罗里吧嗦,找他的人也都是一副站着说话随时抬脚走人的架势。办公室的上一任主人给这件办公室添置过一只双人沙发,但显然如果真想坐在那上面就需要做好将沙发上摞着的各种书柜里塞不下的书籍找一个新归宿的准备。

明台自然是不会动手的,他又不好催促王天风有话快说,只能站在一旁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中途于曼丽探头进来汇报了一下内科安排会诊的时间,也好像没看见多他一人一般,明台碍于王天风在场又不能叫住她,只得听着于曼丽细细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王天风吃饭很快,或者说,他吃饭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明台甚至怀疑他的面里连盐都没有放,没多少工夫,只见王天风筷子一撂,开始说起话来。

“你从明天开始就要正式到科里实习了,作为我的学生,有些话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是。”明台老实说。

“我听说了一些你轮转时候的表现。”王天风站起身来,踱步到窗口,对着玻璃摆弄了一会儿白服的衣领。

明台看着墙上的的时钟艰难地蹭了十二秒。

“还不错。”王天风终于说道。

明台松了一口气。

“但是。”

明台又紧张起来。

王天风拿起一直放在窗台上的一只纸袋递给他。

“这个给你。”

明台接过来,一只表盒安静地躺在袋子底,他看了一眼标签,咧嘴笑道:“老师我初中毕业就不戴电子表了。”

王天风哼笑一声,“自然是比不得你戴的什么蓝气球粉气球的,但适合时宜,你兄弟三个都在同一家三甲医院工作本来就是一件引人注目的事情,明楼又是副院长,你一个实习生手腕上戴着大多数医生一年的薪水,知道的是你家境殷实,不知道的……”他把话就此停下,但明台仍然听的明白。

明台拎着纸袋,心里突然暖了起来,他刚要道谢,王天风却似乎并不想听,只见他话锋一转。

“我听说你和于曼丽前一阵走的很近。”

明台一时没反应过来,脸上露出迷茫地神情,“就是,就是一起吃午饭。”

“走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吃一顿午饭?”王天风俨然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那最近怎么又不吃了。”

这算什么?

胡萝卜加大棒吗?

明台突然冒出了想把手里的礼物塞回去的想法。

“你,不会爱上她了吧?”王天风又突然问道。

“没有!”这次明台答得飞快。

王天风看向窗外沉默了片刻。

“那就好。”

“您什么意思?”

“你们两个不合适。”王天风说,“你不许去招惹她。”

“怎么就不合适了?”明台梗着脖子质疑道。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王天风瞪着凶神一样的眼睛。

“新社会禁止包办婚姻。”

“你爱上她了?”

“没有。”

王天风的目光又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碗筷。

“去把碗刷干净。”


评论(47)
热度(352)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