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 06 医生AU

06信息掉落太快就像龙卷风

新闻总能不胫而走。

明台再从王天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护士站的一众正忙里偷闲地分析着医院内舆论的新风向,中心人物郭骑云眼尖,一把将他也抓了进来。 

“干嘛?我今天收工了。”明台警惕地说。他轮转的这一段时间里积累了不少经验,跑得快总不会吃亏。

“那个人是你哥的女朋友吗?”老郭单刀直入,周围几个同样热衷八卦的眼睛一同落在明台脸上。

明台松了口气。

“不是。”他头也没回干脆地回答。

郭骑云啧了一声,“你小子敷衍也得做做样子,你知道我们说的是你家里的哪个就回答‘不是’。”

因为哪个都没有女朋友,所以自然‘不是’。

明台翻了个白眼。

不料白眼却有了意外收获。

U型走廊视线可及的尽头,拎着一只被撤下的引流袋的于曼丽正朝着护士站走来,她垂着头,碎发让她看上去有些疲惫,瘦的身形裹在宽大的白服,好像随时都要被风吹走一样。

她走近了,走的更近了,聊天的人停了下来,似乎也都看向了她,不过她并没有走过来,只见她一转身走进医疗废物处置间,出来的时候空着手,直接从科室的大门走出去了。

明台的目光跟着她,一直跟到彻底看不见了这才见到科室入口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明诚,他显然是不当班的,没穿白服,早上见过的统一着装外面套着深色的风衣,一个穿着红色长风衣的披肩卷发女人正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二人背着众人,看不见表情,但仍能看出二人举止亲昵正聊得火热,光是从背影还真是和睦。

“这谁啊?”明台扭头问郭骑云。

郭骑云一副恨不得把耳朵贴在明诚的后脊梁上的架势探着头张望,听他询问,随口答道:“只说是留学时候认识的。”

答完了又觉得不对,扭头反问,“我问你你反而来问我,你哥的女友名单里有没有这号人你还不知道?”

谁关心这个?

明台撇了撇嘴。

说起来明诚的确在留学期间交过一个女朋友,不过是个法国人,明台去法国玩的时候见过一次,个子高挑,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不过时间不长就分手了,原因明诚不说,也别想能问得出来,但那个女人是金发,面前这个显然不是。

难道还有一个自己不知道?

明台咂咂舌。

那还真是真人不露相。

不过……

他猛地想起年前在家里书房撞破两个大的在家里耳厮鬓磨的场面,又有些抓狂。

那他俩又是怎么回事?

明台脑子里走马灯似地想到很多种疑惑。他原本就对大哥和阿诚哥突然微妙起来的关系就感到匪夷所思,首先他们曾经都是有过女朋友的,这说明取向都正常,其次他们的女友们他大多都也见过,也都是一顶一的美人,这说明审美也都正常,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下怎么说不喜欢女人就不喜欢了呢?性取向这个东西是像机票一样说改签就改签吗?他想不明白。

那现在是又改签回去了吗?

大哥和阿诚哥是散伙了吗?

他曾经的确怀疑过这两个人是出于某种奇怪的目的而选择以“兄弟”之外的关系相处,大哥的想法他要是自己不想说没人能猜出来,而阿诚哥偏偏又是那种无条件信任大哥的人,这两个人凑在一起,那就是无数种可能了。

更重要的是,假如他们真有这样的打算,那不可能绕过大姐那里,而大姐虽然不是思想顽固的老封建但也绝不会如此平静地接受如此重磅的新闻,而过年那段时间家中的平静显然是和这些推论不相符的。

现在他倒是觉得即便阿诚哥说于曼丽才是他真正的女朋友他都不奇怪。

于曼丽这个名字又一次惯性地从他的大脑里弹了出来。

不行不行。

于曼丽不行。

明台烦躁地晃了晃头。

“说起来,你们关心他干吗?”他又奇怪地问郭骑云。

“科里就这么几个单身的好资源,当然要看好了。”郭骑云理所应当的正经回答,“这叫做使资源达到合理配置。”

明台哼了一声,“他这种也叫好资源?”

郭骑云一愣,“不然呢?”

当然是我。

明台心说。

“人家小伙儿长得不错,头脑还好,不到三十岁就在三甲医院做了主治,等进修回来评上副高,立刻就从绩优股变成大蓝筹了。”郭骑云挤眉弄眼分析地头头是道还不忘打趣明台,“你可得抓紧了,有人说神经外科直男比例只有三分之二,每三个人就有一个是弯的。”

他说着还给明台掰起了手指,“我!你!再加上明诚三个人!我已经扯证了!最新消息明诚也快了!你要是不努力真的很容易占上那三分之一的名额。”

明台深吸一口气。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果有一天他成了科主任,他敢保证郭骑云工作生涯中的每个深夜都在医院的值班室度过。

不过什么叫“明诚也快了”?

和谁?大哥?别逗了。还是那个“红风衣”?

明台感到莫名其妙。

但他现在又不关心这个了。

他穿过护士站的岛台,拐进工作区的走廊,几间高职办公室的门紧闭着,只有走廊尽头王天风办公室的门露出隐约的光亮,医护人员专用通道的防火门被嗵地一下拉开,开门的人显然被站在暗处的明台吓了一跳。

“曼丽。”明台叫道。

他听脚步便知道是于曼丽,果然没错。

于曼丽掉头就要走。

“于曼丽,我们谈谈。”明台恳切地说。

于曼丽驻了脚。

“我……”明台盯着她脖颈间的碎发口中发干,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从什么开始说起,他并不觉得他之前的做法有什么问题,但是他又希望于曼丽可以终止这种“冷暴力”,而于曼丽的“冷暴力”的源头显然是认为他之前的做法是有问题的,这是一个死循环,他想的很清楚,但是没有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早上的事情对不起。”他只好选了另外的切入点,“我以为是阿诚哥,你们穿了一样的衣服,我错认了。向你道歉。”

“没关系。”于曼丽冷冰冰的丢了三个字,仍是背对着他。

走廊里又陷入了一阵无声的寂静。

“我知道,你在生气。”明台开口道:“我……”

他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我没生气。”于曼丽突然开口道。

“曼丽……”

“我只是在怨恨我自己罢了。”于曼丽轻声叹道。

明台不解地皱起眉头,正想再问一句,他的手机却突然铃声大作,低头一看来电提示“麻醉科----林”,等他再抬头的时候,只有防火通道安全门吱嘎吱嘎地摆动着。

他沮丧极了,心中像压着一块重物。

他知道症结所在,只是解药却在矛盾中心,双方僵持不下,也只好继续折磨。

走廊仍然阴森森的,王天风办公室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明台关掉手机的来电提示音垂头丧气地原路返回,刚拐出工作区的走廊,就看见来电提示里的“麻醉科---林”正倚着岛台和郭骑云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聊着什么。

果然麻醉科的医生来到临床科室总能碰见熟人。

“听说你轮到神外了,恭喜你啊。”林医师看见明台笑着打趣道。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明台心说。

“哦对了。”林医师和郭骑云交换了个眼神,“晚上聚餐,你也去吧?”

“不去。”明台答得痛快,“突然聚餐准没好事。”

“绝对是好事儿。”林医师怂恿道。

明台眼皮也不抬,“比如说?”

“比如说交流一下同事之间的感情。”

明台来回打量着面前的两个人,冷笑,“我知道,你们是想灌明诚,捉我当托儿,我不去。我也劝你俩不要费这个心思,以我哥的酒量,拿着酒杯在他鼻子底下一晃他都醉,你们不用这么劳神。”

郭骑云咧嘴笑了,“别把我们想的那么坏,真的是聚餐,今天不是论坛第一天嘛,人齐,晚上下班了聚一聚。”

论坛?

明台盯着郭骑云的绣着名签的白衬衫若有所思。

“科里的人都去吗?”

“去论坛的几个都去吧。”郭骑云回忆了一下,“啊,于曼丽不去。”

“她怎么了?”

郭骑云用手搓了搓鼻尖,“她不太舒服吧。”

“而且人家怎么愿意和咱们这些人一起玩。”林医师插嘴道。

郭骑云咳了一声,碰巧患者家属来找,他也便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林医师,便跟着患者家属去病房了。

只剩下明台和林医师两个人。

“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明台问道。

林医师不明所以,“什么话。”

“于曼丽为什么不愿意和咱们玩?”

“你真不知道?”

“知道什么?”

“你没听说过于曼丽的绰号?”

明台皱起眉头,他听说过那个绰号,但一直很排斥,过去他总觉得绰号只是善意的取笑,但不知怎的,他在于曼丽的身上却看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

“黑寡妇。”林医师见明台不做声,又提醒了一句。

明台望向他的眼睛,“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林医师压低声音:“有人亲眼看见,于曼丽的个人信息里,婚姻状况那一栏,写的是丧偶。”

窗外猛地响起一声炸雷。

明台隐约听见风声雨声一并呜咽了起来,他站在温暖的室内,却觉得这雨淋得他的心好像再也不会暖起来了一般。


评论(30)
热度(369)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