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09 医生AU

09 通往幸福的大路上

上午十点半左右,青年医生论坛开始陆陆续续地有人从会场的后门离开,青年医生论坛设在住院部一号楼一楼的会场内,说起来这会场曾经只是住院部紧贴着墙外的一处宽敞的空地,几年来医院多次扩建翻修,新楼和旧楼将这块空地越围越小,索性扩建的时候一并扩了进去建了个多边形的礼堂,大门朝着住院处北面连着停车场的院子,平日也都是从此处进进出出,临着餐厅和停车场近一些,也省得增加住院处内部的通行负担,倒是留了一个当做安全通道的后门,就开在一号楼电梯间的东侧,只是鲜有人走动。

眼下一个青年正站在这扇少见人进出的门外,他身形瘦高,眉眼端正,从精气神儿来看不像病患,再看他的穿着,倒觉得活泼了些,感觉也不像是医生,一双手倒生的骨节分明,此时他正专注地在手机上打字,手指在平面上敲得飞快,灵活地像是跳舞一般,让人忍不住多看上两眼。

一号楼是住院部比较早的一批建筑之一,翻修过几次却仍然看着陈旧,如今手术室和医疗仪器逐渐都搬到新的外科大楼去了,这边也只有内科的几个科室,来往的人远不像外科楼那般热闹。

即便这样,几个等电梯的人也不缺看热闹的心思,眼见着平日里紧闭的门偶然开了一回,都耐不住好奇心想窥见个一二,可还没来得及探头,倒是被从门里出来的女人吸引了目光。

考究的西装套裙,还带着一只别致的胸针,一件酒红色的风衣搭在臂弯里,她身形高挑,人很瘦,却并不干瘪,一头微卷的长发被看似随意地抓在脑后,称上她的眉眼倒是平添一股英气。

“阿诚?”女人叫道。

一直站在门外看手机的青年抬起了头。

电梯“叮”地一声敞开了门,人流交错,待好事者站稳妥当后再抬头一看时,电梯间外的走廊只剩下年轻女人红色风衣的衣角,一晃就不见了。

“差一点就没认出你来。”贵婉边走边将外套重新穿好,又借着走廊的公示板的玻璃反光整理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变化的头发,忙不迭地,还不忘揶揄明诚几句,“几年不见,你怎么突然转性了?”

明诚被他说得一愣,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贵婉噙着笑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才继续说道:“怎么穿的像个小开似的。”

明诚听到这话无奈一笑,道:“衣服原本是家里老幺的,那小子不知最近抽什么风,几日前还让我给他从国外买回来的衣服现在又嫌花哨了,这不,就到了我这里。”

“你倒是仔细。”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明诚笑道。

贵婉白了他一眼,“我看再过两年你也要像大哥他们那些老家伙一样顽固不化了。”

明诚被贵婉的两个形容词呛得咳了起来,不过转念一想,也许贵婉只是在挖苦她自己的大哥贵翼,也只是跟着笑了两声。

贵婉倒是丝毫没把这些放在心上,转而又问道:“你们家的老幺现在是读书还是毕业了?我记得他可是顶淘气的,我在巴黎的时候他还在读中学,你大哥还时不时地打电话吓唬他两句。”

明诚笑笑,点头道:“那家伙正在医学院读八年制,正经还有的日子才能读完书呢,不过现在可不太容易管了,想法多的让你都想不到。”

“急什么,等他到了谈恋爱的年纪,有了喜欢的人自然就懂事了。”贵婉说。

明诚有些意外地扭头看着她。

贵婉晃了晃手上的戒圈,道:“我可是过来人。”

明诚无奈地笑笑,道:“希望如此。家里前些日子给他介绍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女孩儿,大姐一直催我要我去探探他的口风呢,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怎么打算的。”

贵婉叹道:“现在的男生远没有我们那个年代的有魄力。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哪里能指望他做顶梁柱呢?即便是有几个胆大追求爱情的,也不过是叶公好龙,远见着觉得新鲜,等走进了一看却发现远不止他憧憬的那些,还有他承担不了的,吓得要跑,跑的时候还要埋怨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反而又成了爱情负了他一般。”

她说着又转身看向明诚,问道:“说来你们家两个大的还都没有着落,怎么催婚催到老幺头上去了?”

明诚笑笑没说话,走廊迎面推来一个挂了监测仪器的的护理床,床下的减震轮和大理石地面发出 “咯吱咯吱”的摩擦声,他有些仓促地闪到了一旁让了路。

“请问,心脏彩超……”一个跟在后面的家属开口问道。

明诚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岔路口。

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又慢吞吞地走远了。

明诚目光跟着他们拐进了他指的那个岔道才转回身来,假装没看见贵婉揶揄的眼神。

“我在附近的餐厅定了位置,开车过去也就十分钟,虽然招待贵客还是简陋了一些,但味道还是不错的,吃完饭我再开车送你去机场。”明诚看了看手表建议道。

“不用这么麻烦。”贵婉说,“去机场来回一趟时间太久了,你还是留在医院罢。车子我来的时候就已经叫好了,一会儿就来接我。”

她说着俏皮地眨眨眼,“午饭也留到下次见面再说,这次难得我辛苦出了趟差,总得给家里的某人表现的机会。”

明诚恍然大悟。

“归心似箭。”他打趣她道。

“那当然。”贵婉大方地承认道,“这不是金屋藏娇呢嘛。等你也有娇可藏自然就明白了。”

明诚忍笑称是。

说话的功夫二人已经走到了住院处阳光大厅的正门外,时间已近晌午,拐角的便利店已经早早地摆出了提供外带服务的餐车,几个小护士擎着咖啡借着忙里偷闲的功夫正凑在院门口笑着聊着什么,贵婉朝着院门外望去,果然先前预约的车子正开着双闪灯停在临时停车位上。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贵婉有模有样地抱了抱拳说道,她原本就生的浓眉大眼,如此一来倒还真有几分江湖儿女的模样。

“大哥今天在门诊,不然他也是要来送你的。”明诚说。

“我可不想看见他,他和我大哥一样,都有一身让人不痛快的本事。”贵婉笑道。

“亏你人都结婚了还对你大哥如此多抱怨。”明诚取笑她道。

“话别说太满,我倒要看看等你结婚了是不是还是依然只对你大哥如此死心塌地。”贵婉毫不示弱,立即反击道。

司机催促似地鸣了声笛,贵婉潇洒地挥了挥手算是告别,转身上了车,车子缓缓地开动,渐渐融入了来往的车流中,很快就看不见了。

明诚若有所思地看着车流出了阵神,半晌,他吁了一口气,就势从口袋里摸出烟来,刚放到嘴里正要打火,只听旁边车位的那辆崭新的白色尼桑毫无预兆地按了一下喇叭,他被惊地立刻扭头看去,只见一人从驾驶位的车窗探出头来。

“阿诚兄弟!”


评论(38)
热度(358)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