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14 医生AU

14答非所问,问非所答(下)


商铺透明的玻璃墙内,明台用咖啡勺将咖啡上的拉花搅得一团糟。

“心情不好?”程锦云问道。

“没有。”明台毫不迟疑地回答。

“就是有些困了。”似乎是也意识到自己的回答不太礼貌,他又补充了一句。

程锦云见他不想多说,也便不再多问,索性换了一个话题,道:“我们最近开始准备毕业答辩了。”

明台机械地喝了一口咖啡,似乎是对味道有些失望,他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又听见程锦云话刚开了个头就不再往下说,便赶忙放下杯子问道:

“怎么了?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程锦云眨了眨眼睛,突然面露难色,她指了指着面前的牛奶,开口带着点商量的口吻,道:“有问题。我刚想起来,晚上约了朋友吃饭,这牛奶可是不能喝了,幸好我还没动过,要不……”她说着讲牛奶朝明台一侧推了推,“你不嫌弃吧?”

明台狡黠地眯起眼睛,随即大方地端起牛奶喝了一口,他换了一个惬意的姿势用手拄着脸靠在桌子上,说道:“我可听出来了,你这一番话先是暗示我你一会儿约了人,从而委婉地拒绝我即将对你发出的其他邀请,再要用你的牛奶考验我嫌不嫌弃你,事实证明,我不嫌弃你,可我也不上当。”

程锦云抿起嘴角,“好好好,你聪明,我认识的人里你最聪明。”

明台得意地晃了晃脑袋,他咂咂嘴,又说道:“你刚才说你准备毕业答辩,那最近一定很忙吧。”

程锦云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不如畅想一下美好的明天,毕竟毕业还是挺值得期待的。”明台建议道。

程锦云附和地点了点头。

“那你呢,你想过以后的一些计划吗?”她又顺着明台的话问道。

“计划?”明台歪着脑袋想了想,回答道:“去旅行吧,东南亚的很多地方我都没去过,最近听说海岛游又流行了起来,我也打算凑凑热闹,毕业旅行这个话题火了这么多年,我这么紧跟潮流的一个人愣是让‘连读’给耽误了,高考完这么多年我还没毕过业呢。”

他有些沮丧的抓了抓头发。

“这算是计划吧?”他又去问她。

“自然算的。”程锦云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

人的一生中总是要面对许多选择,每一个选择往往并不只是针对选择本身,而更多针对的是选择之后所带来的一系列的改变。就像她从各行各业中选择了医学,那就注定了她的青春大多都要奉献给医疗科研、临床实验,能够挥霍浪费的时光很短暂——虽然这也是她的选择的一部分,所以她喜欢把事情想清楚一些,谨慎地选择每一步。

时间总要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自己总不能辜负了自己。

“我准备去日本留学,名古屋,你可能听说过的。”前言过后,程锦云终于将话题切入了主题。

明台给牛奶里加了两勺砂糖,点头应道:“听说过的,非常不错的大学。”

程锦云嗯了一声,对这个评价并没有否认,又说道:“我导师推荐的,他以前在那边读过书,说是有不少朋友,我若是过去也不会太辛苦。”

“你导师真好。”明台真心实意地赞叹道。

程锦云笑着反问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明台有些泄气地将手里的咖啡勺朝牛奶里一丢,忿忿道:“有,我想说的是,要是老天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死活不选王天风做导师,简直是精神加肉体的双重折磨,现在我只要看见他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程锦云被他的样子逗得咯咯直笑,明台趁机赶忙将王天风曾经吓跑实习生的传说添油加醋的倒豆子一般地讲了一遍,咖啡厅里放着悠扬婉转却不知名的法文歌曲,灯光摇曳照亮邻座几对温情的影子,谈笑的他们融入其中似乎也并不显得突兀。

“那,你考虑和我一起吗?”程锦云突然问道。

“一起什么?去日本?”明台被问得一愣,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收好,转而露出茫然的神色:“我?我还有得时日才能毕业呢。”

“我说的不是现在。”程锦云说。

明台沉默了,不得不说,如果要他形容程锦云这个人,那么大概他能想到的赞美之词都衬得上她,聪明,识大体,她能猜到你想说却不能说的心事,也能化解意外而来尴尬,她从不唐突,从不莽撞,似乎也从不出错,她像是一汪池水,无风无浪无波无澜,永远克制,永远平静,

但她也只属于她自己的轨迹。

“我……我还没有出国的打算。”明台说,“至少现在还没有。”

程锦云突然扑哧一下笑了,她挽了挽耳后的碎发,整个人突然轻松了下来。

“那我们可是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她托着腮笑着,眼中带着不属于平日的俏皮。

明台故意做出失落的表情,叫到:“哎,我怎么觉得今天从你这儿得到的都是坏消息呀,你不是说有事要和我谈吗,说来听听,这回总该是好消息了罢。”

程锦云笑着点头,道:“叫你出来喝杯牛奶,怎么,算不算好消息?”

嗯,算的,至少味道上是算的。

在回公寓的路上明台一边打着牛奶味的嗝一边心想。

第五学生公寓就建在距离住院处只有两条街相隔的路口,虽说江湖上因为它的地理位置人气一直居高不下,但事实上这所公寓本身却并没有让人感到多少人丁兴旺的场面,此时天色已暗,也只有零星地几扇窗户亮着灯,明台从进了门到坐上电梯,总共见到两个人,无一例外都是半睡半醒的样子,乍一看行尸走肉一样,让他心里发毛,忍不住埋怨起明诚居然给他选了十三楼这个不吉利的数字。

他哼哼唧唧地下了电梯,慢吞吞的摸出钥匙,1317宿舍的门上还贴着红彤彤的喜字,想来是上一届房客留下的,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动手撕掉,隔壁的门开了。

他惊讶地几乎叫出声来,手上拎着行李下意识地想往楼下跑,或许,他的灵魂早已经跑了,留下的是肉体,动也不能动。

“曼……曼丽?”



评论(20)
热度(341)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