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9 现代 医生AU

等我写完正文我要写一篇阿诚哥去仁和医院进修见庄医生的番外,搓手。



29山有木兮木有枝

即便是周末神经外科仍然是一副忙碌的景象。

呼叫机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唱着单调的音乐回荡在整条外科内走廊中,护士们伴着着音乐推着推车载着各样的注射药品忙不迭地在各个病房中穿梭,周末来上班的人少了一半,她们反而更忙了些,像是白色的芭蕾舞演员,穿着软皮鞋旋转在见方地砖铺起的有消毒水味道的舞台上。几个闲着的陪护站在走廊闲谈,零星有几个已经大好可以下地走路的病人靠在病房的门框上将这番每日惯有的景象当做乏味的住院生活中为数不多的热闹来参观,时不时地还要凭借自己几天来积攒的经验支上两招,是的,久病成医,至少他们自...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8 现代 医生AU

28在苍茫的大海上

明家早餐的餐桌上又多了一人。

老幺迤迤然入了席,他精神了不少,却也没恢复到往日的生龙活虎,头上还粘着形状可笑的退热贴,脸色仍是苍白,胡茬也冒出来了,只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连续在床上休养了两天的重点保护对象顶着一对熊猫一样的黑眼圈。

病号自然要特殊对待。

于是在他坦然地要阿香替他拿来碗筷,顺便向明诚提出给白粥里加些皮蛋的这些要求时自然也是有人照做的。

当然也是有人看不惯的。

“爱吃不吃!”明楼拍着桌子呵斥道。

这要是平时,这话在明台耳朵里还是有威慑力的,但今时不同往日。

“哎呀,他都生病了,你就不要总凶他了。”果然明镜开口维护道。

明台接过...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7 现代 医生AU

我终于要写完了。


27暴风雨前的平静


“阿嚏!”

明诚人还没走下楼喷嚏声倒先传进了餐厅里。

明镜担心地朝着餐厅门的方向张望了两眼,又用指节敲了敲明楼面前的桌面。

“你说。”她看着明楼开口道。

明楼放下手里的报纸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明镜向前微微欠了欠身子,又将声音压低了些,道:“你说,咱们家最近是不是冲撞了什么,怎么总是一个接一个的生病?”

明楼眨了眨眼反应了一会儿明镜说的是什么,又听明镜继续说道:“我昨天听司机小张说有一年他家里的老母亲和儿子接二连三地生病,他便从什么山上请来了一座保家宅平安的菩萨在家供着,哎果然之后他家人一直都健健康康顺顺利利的。你说……”

明楼赶忙...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6 现代 医生AU

狗血慎入


26雷雨欲出行

明台没记得家里什么时候换了如此浮夸的大门,厚重的门板上繁重而交错的老式花纹,甚至还有盘根错节的浮雕精细地嵌在上面,即便在没有阳光的日子,好像仍然散发着金灿灿的光,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

不过室内却昏暗了很多。

明台进了门之后心想。

他记得姐姐顶不喜欢这种厚重的帷幔,而事实上姐姐的看法是对的,这些暗紫色的帷幔几乎挡住了能进入室内的所有阳光。为数不多的光亮是那些从缝隙中幸运透出来的,零散地撒在地上,照亮他之前差点没看到的站在客厅中间的三个人。

明楼背着光站在台阶上,不知是光线的问题还是明台的角度问题让明台无法看清他的脸,但他能想象道他此时的表情。

“你再说...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5 现代 医生AU

25实习医生夜未眠(下)

“锦云?你怎么在这?和苏医生一起来的吗?”明台四周张望了一圈问道。

虽然说程锦云也是医学院的学生,但她的战场更多是泡在实验室做研究,平日里和他们这些临床的交集较少,此时在大外科见到她总是有种莫名的穿越感。

“我自己来的。”程锦云回答。

她难得穿了一件有颜色的衣裙,暗红色的格纹,将她显得比往日生动一些,却仍然延续了一贯的素雅,她手里提着一只小巧的手包和一只纸袋,从纸袋口能看见里面一卷显然是从花束上拆下来的牛皮纸,上面还印着漂亮的花体字。

似乎是明台对那个纸袋的目光太过专注,一向落落大方的程锦云也拘谨了起来,将纸袋向身后移了移。

明台干咳了一声,这才后知后觉地...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4 现代 医生AU

客串一个被搅了兴致的老大。【挖鼻.gif】


24.实习医生夜未眠(上)


那个摔了头的婴儿是夜里从急诊转进神经外科的。

明台当时正在值班室的床上烙饼,正巧听见郭骑云打电话找值班的护士给拿入院备品,末了还不忘提醒护士给这个患者备注小号注射器之类云云。

不过明诚却一直没有回来。

他连打了几个电话给明诚,电话都是通的,可偏就是一直没人接听,短信也是没人回复,这太反常了,不禁让他心里有些嘀咕,蒙头转向地给明楼发了条短信询问。

明楼的信息倒几乎是秒回,内容只有五个字——

“管好你自己”

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但明台几乎能想象到明楼说这话时不耐烦的神情。

然而他此时却并不能对明楼的态...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3 现代 医生AU

23红灯记

明台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长的梦。

起初,他梦见他在和于曼丽跳舞,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梦到这个,是的,他知道这是一个梦,他们没一起跳过舞。地点好像就是外科楼的阳光大厅里,于曼丽的手像一片云,轻柔地落在他的掌心,他们旋转着,步伐交织着,舞动着曼丽火一样的裙摆和海浪一样的长发。

“拍照吗”他突然听见有人问他。

“拍!”曼丽的声音雀跃地抢先回答。

他失了一会儿神。

等他终于用目光找寻到于曼丽的时候。

于曼丽正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一顶学士帽松松垮垮地盖在她的额头上,在她的小脸上遮出一块俏皮的影子,她眯着眼睛笑了,在阳光里明亮的让人几乎睁不开眼。

“明台!”他听见她在叫他。...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2 现代 医生AU

22青春时节雨纷纷

十五楼的院长办公室只剩一盏台灯的光亮。

暖黄色的。

像是一匹温暖的绒布。

将白天冷冰冰的办公室包裹了一层。

明楼披着一张毯子坐在灯下,平日里系的严丝合缝的衬衫领口敞开着,头发乱着还带着一丝水汽。

他细细地翻动面前敞着那本病案夹,偶尔还在手边的白纸上写上两笔,不时还要用一旁已经昏昏欲睡的笔记本对照着什么。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

只有纸张翻动的声音和不时夹杂着鼠标清脆的按键音。

墙上的钟表悄无生气的转动着。

又过了一会儿。伏案的明院长终于直起了身,只见他先是拿起桌角的茶杯,正要凑到嘴边,又似乎想起什么一般,将杯子又放回了原位。

“干站那么久也不知道泡壶茶来。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1 现代 医生AU

话说啊,从前有个人,丢了一把斧头,他怀疑是邻居偷的,于是每天坚持观察,只觉得邻居越来越像偷了他斧头的,而邻居的斧头也越来越像他的斧头!


21.一步之遥

“赢啦!”

阿香出掉手里最后两张牌欢呼道。

明镜笑眯眯地摊开手掌露出空空的掌心。

“啊呀!”阿香吃惊,“您的牌早就出掉了呀!。”

明镜伸手指了指阿香后放出的两张牌,笑道:“你要是先放出这两张,我便只好认输,偏偏你挑了之前那两张,给了我可乘之机。”

阿香撇着嘴假装委屈,笑得明镜忍不住去拍她的手。

二人笑了一会儿,又听阿香说道:“我啊,现在看见您这精气神总算放了心,这会儿即便不用医生告诉,我也知道您已经大好了,我这心也终于落...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0 现代 医生AU

这一集我站老郭。


20.世界是乱打扑克牌的人

明台眼看着自己的手腕上被缠上了一圈又一圈的塑料胶带,按照“丹凤眼”的要求——王天风要用胶带将明台的手捆好,然后明台自己走过去,他会带着明台退出一定距离,再由王天风将被捆住的于曼丽带回去。如此完成交换。

明台轻哼一声。

“他要是知道我的手表就能抵得上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赔偿,就不会如此对待我了。”他小声嘀咕道。

王天风撩起眼皮扫了他一眼,手上的胶带又多缠了一圈。

“警察已经到了,你要找到机会和他保持距离。”他低声说。

“王老师,知道你做事严谨,也不用体现在这个时候啊,缠这么多胶带,别说是我了,捆头熊也够用了。”明台大声说道。

王天风...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