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谭赵】三段论3

胡说八道系列


3. 


赵启平的梦里下起了雨。

他拎着长衫的下摆匆匆地朝着未知的前方一路小跑,大雨很快就淋湿了他的长衫,麻布的衣料沉甸甸地贴在他身上,让他步履更为艰难。他不得不掏出雨伞,然而油纸伞面却不知什么时候破烂得像是一只筛子,雨越下越大,他背着快要散架的书箱不得不开始狂奔,先是一处泥潭,然后是一片黑黢黢的树林。

并没有什么在追逐他。

可他就是停不下来。

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座古寺。

黑漆漆的牌匾上一行金字,题曰:

兰若寺。

破败的泥墙只堪堪能看出一丝暗红色,残缺的瓦片和坍塌的大门也许只是风的杰作,两只斑驳的门柱还光秃秃地伫立着,上有...

【谭赵】三段论2

开头有一点污。

年轻人就别琢磨了。


2.


谭宗明想起了他在书中看过的一种叫做“榫卯”的木匠工艺,没由来的,也觉得自己说不定也有什么手工艺天赋。

至少熟能生巧,总是错不了的。

于是他仔细地摸索面前这块良木的“榫槽”,认真动手将其一点点改动成他期待的形状。

真是一丝都不曾马虎,他在这种事情上总是有耐心。

即便是搭上了一点儿时间,那也是值得的。

他记得听人说过,在“榫卯”这种结构中,硬木要比软木好,软木的确会更容易加工,却也更为脆弱,相比之下,硬木的干净利落、平整光滑便显得尤为可爱。

谭宗明深以为然。

他的准备工作实在周全。

如果说,此番两块结构之间能够严密扣合,那...

【谭赵】三段论

1.


赵启平倚着矮墙,隐约还能闻到一股不知道什么花的香味,他的手被人捉在手心里,对方的面容朦朦胧胧,声音像是悦耳的琴音,轻飘飘地隔着他的胸膛撩拨在他的心上:

“月夜不寐,愿修燕好。”

赵启平心头一动,他反握住对方的手腕,将人向怀里一拉。

“生平无二色。”

对方的笑声像是薄冰下幽咽的泉水,头伏在赵启平的颈间,声音却变了,嚷嚷道:

“赵医生!赵医生!”

赵启平腾地从梦中醒来。

领队放大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中,问道:“赵医生,你真不打算和我们一起出门了?”

赵启平有些发愣。

医院赶在小长假前组织了一次旅游,虽说是医院组织,但实际上院方也只是提供了假期和旅行团折扣,按劳分配,工作...

【谭赵】合理搭讪 之华山论剑

我又来卖安利了。

太萌喜欢看肉蒲团的赵医生和中年酸菜谭-----一抔坚定老夫少妻控的老土


赵启平飞快的钻进副驾驶,像是特务接头一样,问:“东西带来了吗?”

谭宗明假装不解其意,反问:“什么东西。”

“安迪帮我从香港带回来的书呀。”

谭宗明眨眨眼,“没听她说。”

赵医生的失望毫不掩饰的流露在脸上,扭头就要开车门离开,谭宗明眼疾手快给车门落了锁。

“干嘛呀?”赵启平连眉毛都懒得动弹,“就算绑架男人不入刑法也不能一个个的都来这套吧。”

“一个个。”谭宗明挑起眉毛,“还有谁。”

“小曲儿啊。”

“哦,你前女友。”此时的谭宗明已经从安迪那儿对曲筱绡这个泡男人高手有所了解,“她又来...

【谭赵】合理搭讪 之他们在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该工作的时间摸鱼,可能是因为考试过线太兴奋了吧,都忍不住想去继续更杏林压压惊。

这个片段是说两个情场高手在交流经验。

然后,我从来不污。


赵医生骑在一匹名叫谭宗明的骏马上。

即便是出于男性的尊严问题,他也不得不承认,谭宗明的技术比他的要好上那么一些。

继上一次针对位置问题的讨论让他们的养生之夜不了了之之后。

这一次他们在选择姿势上花了一点时间。

赵医生常年久坐,接手术又算重体力工作,腰间盘陈旧性突出,如果让他锄地倒还可以,可让他跪倒任锄可就吃不消了。

于是。       ...

【谭赵】合理搭讪 之金主去哪儿

安迪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两瓶纯净水,她看了看坐在对面神清气爽的赵医生,沉默的拧开一瓶咕咚咕咚的灌了进去。

“你还好吧?”赵医生举着喝了一半的咖啡吃惊的看着她,还是顶着一头半干不干的头发。

安迪点头,也许她就是感到口渴,而已。

赵医生也点点头,他放下杯子,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起的砖形重物,推到安迪面前。

“碰见你真是太好了。”他高兴的说,“就麻烦你把这个还给老谭。你一定能见到他。”

安迪伸手隔着塑料袋摸了摸那块砖。

“这是……”

“万恶的金钱。”赵启平的牙齿咬得咯吱响,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袋子。

不愧是男版曲筱绡,即便是知道他们已经分手,安迪还是忍不住暗自说,这俩人的疯劲儿是

【谭赵】合理搭讪 之臭味相投便称知己

 不要问我有没有后文。。。。。我也不知道


谭宗明坐在车里看见赵启平贼一样一步三回头的偷摸穿过医院后门,按了一下喇叭。

赵医生被吓了一跳,认清司机后,出人意料的竟主动坐到副驾驶上。

“你在躲谁?”谭宗明忍不住问道。

赵医生擦了擦额头,“前女友。”

“旧情复燃?”

赵启平打了个哆嗦,摇摇头,眼神复杂的瞥了谭宗明一眼,“她只是对我现在的感情状况比较好奇。”

谭宗明笑笑。

“去哪?”谭宗明像个熟练的老司机一边调转车头一边开口问。

赵启平神情有些恍惚,半天才回答“到正路上去把我放下来就可以。”

“你还要去取车?”

赵医生摇了摇头,他伸出一双手举到面前。

谭宗明扭头一...

【谭赵】合理搭讪 之赵医生到底打电话了没

每天胡扯系列。

怎么可能辣么进展的辣么快,赵医生可是“风流但不下流”的优质青年。

我只是在他们啪啪的路上推他们一把。


曲筱绡用手机把她刚刚拍下的豪车发给他的一个朋友。

“认得吗?”随图发问。

她没一会儿就收到了回复。

“谭宗明的新车。”

曲筱绡咋舌,她为最近听到这人名字的次数感到奇怪。

于是她立刻给安迪打了通电话。

“谭宗明改泡男人了?”曲筱绡问的直截了当。

“没听说。怎么了?”安迪难得有些好奇。

“我看见赵医生上了他的车!”曲筱绡兴奋的尖叫。


“怎么了?”谭宗明看着一个劲儿扭头往后看的赵医生忍不住问道。

赵启平端正了一下坐姿吁了口气,一晃神他...

【谭赵】合理搭讪 之终于见面了

没救了我。

论谭赵二人见面的方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俩人难道不就是为了啪啪啪而凑到一起的吗。

=================================


赵启平的车子被学校门卫被拦了下来,他的车牌并没有在校内登记,所以按规矩要将车子停在距离校外500米外的公共停车场上。

他花了一点时间找到车位,又花了一点时间将车子塞进那个已经被两旁挤得很窄的位子,等他再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距离曲筱绡通知他的时间已经很近了。

而且他还不知道上课的那栋楼到底在哪条路上。

想他30多岁博士毕业,居然还要在上课的路上挣扎,赵医生不由得悲从中来。

而这些都要感谢他的前女友曲筱绡...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