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坑专用土

一个没底线的傻白甜段子手

【楼诚/台丽】雷雨欲出行25 现代 医生AU

25实习医生夜未眠(下)

“锦云?你怎么在这?和苏医生一起来的吗?”明台四周张望了一圈问道。

虽然说程锦云也是医学院的学生,但她的战场更多是泡在实验室做研究,平日里和他们这些临床的交集较少,此时在大外科见到她总是有种莫名的穿越感。

“我自己来的。”程锦云回答。

她难得穿了一件有颜色的衣裙,暗红色的格纹,将她显得比往日生动一些,却仍然延续了一贯的素雅,她手里提着一只小巧的手包和一只纸袋,从纸袋口能看见里面一卷显然是从花束上拆下来的牛皮纸,上面还印着漂亮的花体字。

似乎是明台对那个纸袋的目光太过专注,一向落落大方的程锦云也拘谨了起来,将纸袋向身后移了移。

明台干咳了一声,这才后知后觉地收回了目光。

“我听表姐说明镜姐住院了,便过来看看。”程锦云先开口解释来意。

明台点了点头。

“来的时候买了束花。”程锦云又解释了明台刚才一直在意的那张纸口袋。

“我大姐今天就出院了。”明台提醒道。

程锦云笑了笑,道:“是呀,我刚才去看明镜姐的时候,听阿香说了。”

“检查说没什么大事儿,其实你不必特意跑一趟。”明台说。

程锦云摆了摆手:“总是看一眼才放心呀。”

明台垂着眼睛向她道了谢,又见她眼神不住地朝病区张望,终于想起来刚才要问的问题。

“那你怎么到神外是要办什么事吗?”他问道。

程锦云眨了眨眼,开口带了些为难。

“我早上乘电梯遇到了一个过去的熟人,她在家里抱孩子的时候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胳膊摔断了,人在骨外,小儿子摔到了头,在你们神外,她见不到孩子心慌得的很,一见了我就非要我来帮她问问孩子的情况,我就来了。”

明台转头看看那个被婴儿哭声萦绕的方向,又回头看了看程锦云。

“那个人说过要你去找谁吗?”明台问道。

程锦云点点头:“我听说那孩子的主治医姓明。“

她说道这儿突然笑了,歪着头看向明台问道:”不会这么巧就是你吧?”

“怎么可能?”明台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正巧见到明诚从一病房走出来,他刚要招手,明诚却早看见他们二人,几步就走到了他们面前。

“明诚哥。”程锦云笑着先开口打招呼道。

明诚点了点头,又指着二人笑着问道:“你们这是约好了要一起出门吗?”

明台瞪了明诚一眼,道:“锦云是来问问那个满崽的情况的。”

“谁是满崽?”明诚挑着眉毛一脸不明所以。

“就是那个正干嚎的小不点。”明台努了努嘴。

“你们认识?”明诚又转头问程锦云。

“我和孩子的妈妈是旧相识,刚才在楼下碰见了,她怕他丈夫瞒着她孩子的事儿,便要我上来替她问问。”程锦云回答,她似乎也觉得为难,说话声也变得越来越小。

明诚点了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需要瞒着的,母亲可能总是更敏感一些。刚才我也和孩子的父亲沟通过了,现在孩子主要是颅骨骨折,但是就目前的片子来看,我和明院长昨天也商讨过,认为现在还没到需要手术修复的程度,我们主张甘露醇降颅压等一些保守疗法,给伤处一个自愈环境,再观察一段时间。”明诚说。

时至今日明诚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结结巴巴唯唯诺诺的小孩子了,他能将很多复杂的东西讲的简单凝练通俗易懂,事实上这一点,读书一直靠明诚补习的明台最为深有体会。

可不知怎的,此时明台听着明诚与程锦云问答式的讨论突然觉得一阵反胃,似乎呼吸也不畅快了起来,于是他匆匆和二人打了招呼,正巧似乎见到于曼丽进办公室的背影,就赶忙跟了过去。

医生办公室里只有于曼丽一个人,她人坐在电脑前正赌气似的将鼠标的按键按得咯吱咯吱响。

明台轻手轻脚地走进门,假装自己只是正好经过拿什么东西。

“原子笔原子笔原子笔在哪儿呢原子笔。”他一边瞄着于曼丽的后脑勺一边嘀咕着。

于曼丽摘掉口罩转过头看向他,大概是手受伤的缘故,她似乎并没有化妆,平时利落地盘呈一个丸子形状的长头此时只是松松地系在脑后,这让她看起来比平时柔和很多,好像是经水洗涤的一幅油画,徒然变成了一幅水墨一般。

“你找什么?”她问。

“刀口贴。”明台胡诌道。

“那得去备品室拿。”

明台哦了一声。

“哎,你等下。”于曼丽又叫住他,只见她翻了翻自己白大褂的口袋,从里面翻出一只新的刀口贴,她检查了一遍后递给明台,道:“我这有个小号的,你看看用不用的上。”

明台伸手接了,却没挪地方。

二人在灯下各自瞧着对方身后的大白墙枯站了一会儿。

“你还不走?”于曼丽先开口。

“去哪儿。”

于曼丽垂着眼睛,“不是有人找你?”

明台小心地瞄着于曼丽睫毛下的那一小块阴影。

“没人找我。”他说,却也没问于曼丽说的是谁。

二人四目相对,明台刚要说话,却听见办公室门玻璃上被人轻敲两下,明台回头一看,正见郭骑云看热闹的架势靠着门边,用手指一路指着明诚送程锦云出门的身影,俨然一个赛事实况转播的记者。

明台懒得理他,却见于曼丽把头一扭,转身回办公桌前敲鼠标去了,也不再看他,明台刚要好言相劝,一个念头突然毫无预兆地闯进了他的脑海中,伸出去的手就这样凭空怔住了。

于曼丽到底是在和谁赌气。

自己吗?

还是……

手机的震动打断了他的思绪。

明台拿出手机一看,来自郭骑云的一条短信。

“你女朋友要走了,还得你哥替你送。”

明台看见这几个字被呛了一下,顿时咳了起来,他丢了一个警告性的眼神给正在门口朝他飞眼的郭骑云,但郭骑云却像没看见一般,让明台登时觉得喉咙冒起火来。

但他很快觉得不对起来。

猛烈的咳嗽过去,喉咙的痛感却仍然是真实的,不仅如此,他突然胃里翻江倒海般的泛起酸来,然后是鼓槌般的心跳,紧接密密麻麻的冷汗从他的皮肤渗出,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郭骑云见他脸色不对探进头来询问状况,他却只觉得身子一软,还没等回应,便倒了下去。

一双手臂拖住了他。

他感到有明亮的光照向他的眼睛,有一只干燥的手掌探向他的额头,他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在大声的说话,可他却一动也不想动。

他感到有人将他扶了起来,然后他感觉到了一副瘦削的脊梁。

“爸爸。”

他动了动嘴唇。


评论(21)
热度(211)
© 脑坑专用土 | Powered by LOFTER